:::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 :::

鹿港知名攝影家許蒼澤先生
攝影作品捐贈科博館

 

許正園接受本館林宗賢館長致贈感謝狀

一張老照片,
不只述說個人的生命故事,
也可以見證一個時代的歷史,
更可以是人類學研究的重要憑藉...


許正園醫師(左)代表家人捐贈父親許蒼澤
先生攝影作品照片及相關文獻,本館林宗賢
館長(右)致贈感謝狀。


【96.3.9 新聞稿】

一張老照片,不只述說個人的生命故事,也可以見證一個時代的歷史,更可以是人類學研究的重要憑藉。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於3月9日獲得鹿港攝影名家許蒼澤先生家人捐贈約25萬張攝影作品底片、出版品及相關手稿文獻。在捐贈儀式中,許蒼澤先生夫人許施秀香女士、許正園醫師及夫人、科博館館長林宗賢、彰化縣文化局副局長曾能汀、中國攝影學會理事長黃季瀛、台灣省旅遊攝影協會理事長游瑞庚、攝影家陳石岸、林彰三、施純夫、黃雨亭,以及鹿港文史工作者黃志農、陳仕賢等人,都共同見證這些精彩照片與珍貴文獻中所述說的時代故事。

以記錄台灣常民生活和地方風土而聞名的鹿港攝影家許蒼澤先生,因為自小受其父親---鹿港名醫許讀先生耳濡目染而開始接觸攝影。許讀醫師在鹿港開立「長源診所」,據鹿港耆老們表示,許老醫師在鹿港知名度很高,常坐著人力車到病人家裡「往診」,當年要寄信件到許家,不需要寫住址,只要在信封上註明「鹿港鎮許讀先生收」即可。許讀醫師年輕時即對攝影有興趣,使用大型玻璃底片相機拍攝了不少家族生活照片,許蒼澤先生在父親影響下,十六歲時即開始接觸攝影,但一直到民國四十六年二十七歲時才擁有真正屬於自己的相機。

他的攝影作品紀錄了1960年代迄今台灣漢人的常民文化生活,取景構圖都是來自日常生活中瞬間的定格,而非刻意的設計安排,呈現自然與寫實的風格。其作品涉獵的主題包括廟會活動、工藝、建築、學校生活等,拍攝區域除了以鹿港為主之外,還包括台中、彰化、東港等地,留下無數精彩的影像紀錄,堪稱是以相機來為台灣常民寫歷史。其作品曾多次在日本得獎,在當時的台灣社會誠屬難得。1962年更因月例賽累

許蒼澤先生在五十餘年的攝影生涯中,拍攝了上萬捲底片。令人敬佩的是,他在拍照之外,還具備了超強的檔案管理能力。他將所有的底片都整理成冊,每一捲底片都詳細記錄了拍攝日期、地點、使用器材以及拍攝條件等。因此,他的作品除了藝術價值外,更紀錄了台灣市井小民的生活,也對台灣漢人文化研究提供重要的史料。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人類學組獲得許先生家人允諾,將其25萬張攝影作品底片及相關出版圖書、錄影帶及記事本等全數捐贈捐贈予科博館。

積入選張數最多,而得到最負盛名的「日本カメラ」雜誌「年度賞」,當時的評審甚至以「一等的外國人」稱呼他。

許正園醫師代表家人致詞時表示,他的父親從不以攝影家自居,僅謙稱自己是用相機寫日記的人。他拒絕將攝影當為職業,也從未想過要利用他的作品營利。由於父親的創作靈感與題材全部來自這片他熱愛的土地以及人民,充滿了對這片土地的熱愛,作為他的後代,理所當然的應該將這些作品歸還給提供他創作的源泉。

因此,今年一月科博館與許正園醫師接洽捐贈事宜,他很快就答應了。「想想看,有幾位藝術家身後能有此殊榮,由國家級之博物館收藏其畢生的作品?」他表示,希望今後父親的作品除了藝術層面的展示之外,還能發揮還原歷史紀錄之功能,讓研究台灣史料的學者,能從中尋找到近期文化發展的脈絡。

科博館館長林宗賢表示,由於該批影像珍貴,本館將延請國內影像保存、修復專長的專家,協助該批影像的區辨、修復,並將該批文物依照材質,妥善安排所需的庫房環境存放,將來也會為這批影像舉辦特展,期望能儘早將這份台灣攝影前輩的心血公諸於世。

目前,科博館民族學門的蒐藏是以台灣漢人、台灣原住民的標本和影像為主。當標本僅以文字敘述時,對於多數大眾而言是抽象的,經由影像的輔助,將有助於標本的展示與科教活動的再詮釋。此外影像的本身作為歷史紀錄的一部份,見證過去的發展,和文獻資料一樣提供重要的學術佐證。

在科博館民族學門既有的蒐藏中,影像的蒐藏佔有重要的位置,雖然伴隨著標本的蒐藏入館,但也有上萬張的數量,目前逐步數位化。該批影像總數約二十五萬張,涵蓋彩色和黑白的正片與負片,以及日漸稀少的玻璃底片約三十多張。這批影像入館之後,將會更豐富民族學門既有的影像蒐藏。

  • 回上頁
  • 回頁首
  • 2014/03/06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