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 :::

菲律賓榕
Ficus ampelas Jacq. 桑科
栽植區域:隆起珊瑚礁區、季風雨林區、北部低海拔區

圖一:生長在植物園隆起珊瑚礁區步道旁的菲律賓榕
圖一:生長在植物園隆起珊瑚礁區步道旁的菲律賓榕
圖二:菲律賓榕的隱花果常成對腋生,半熟時金黃色,熟時紅色
圖二:菲律賓榕的隱花果常成對腋生,半熟時金黃色,熟時紅色

秋分剛過,進入了晝短夜長的時期,城市的人們在明亮的照明下,不易感受到季節的轉換,不過大自然的草木鳥獸無論身處何處,對於時序的轉換是敏感的,不信的話就走一趟公園綠地,台灣欒樹(Koelreuteria henryi Dummer)壯觀的金黃色花海正以耀眼的金黃宣告秋季的富饒。

秋季來到植物園,除了欣賞台灣欒樹金黃色的花朵與豔紅的果實之外,其實還有其它值得多看幾眼的植物,像是本周所介紹的菲律賓榕就是其中之一。

雖然名為「菲律賓榕」,但這種桑科榕屬(Ficus)的植物並不是菲律賓所特有,全台灣中低海拔地區,尤其是潮濕且陽光充足的次生闊葉林中,都很容易看見它,算是台灣滿常見的榕屬植物之一,不過它與澀葉榕(Ficus irisana Elmer)非常相似,乍看之下有時不太容易區分,雖然說澀葉榕的葉片基部有明顯歪斜,但菲律賓榕的葉基也常有歪斜的現象,在難以分辨誰是誰的時候不妨用手輕輕地去搓一下葉子表面,葉表粗毛比較明顯的是澀葉榕,疏被粗糙毛的就是菲律賓榕了。

文獻紀錄上,菲律賓榕的隱花果是台灣獼猴的重要食物,至於嚐起來的味道到底如何?身為萬物之靈的人類大概對它不會有太大的興趣,畢竟直徑不到1公分,只有0.5到0.8公分的隱花果對人類來說真的小了點,不如讓它掛在樹上還比較有觀賞性。而且,就植物園這幾年的觀察記錄來說,每當菲律賓榕進入果實成熟的時期,樹上總是有不少白頭翁(Pycnonotus sinensis formosae)、綠繡眼(Zosterops japonica),甚至是紅嘴黑鵯(Hypsipetes madagascariensis nigerrimus)等鳥兒快樂的在枝椏家跳躍嬉戲,享受這一頓有黃有紅,色香味俱全的野果大餐。雖然說菲律賓榕是雌雄異株的植物,不過無論雄株還是雌株都會有隱花果,鳥兒們也似乎沒有特殊的喜好,就算不是為了覓食,常綠濃密的樹蔭依舊吸引著鳥兒的駐足,常常有婉轉的鳴聲從樹梢傳出。

除了鳥兒之外,菲律賓榕也是極受蝴蝶歡迎的植物之一,石牆蝶(Cyrestis thyodamas formosana Fruhstorfer,1898)、圓翅紫斑蝶 (Euploea eunice hobsoni (Butler,1877))與端紫斑蝶(Euploea mulciber barsine Fruhstorfer,1904)等蝴蝶的幼蟲都會取食它的葉片。那這些蝴蝶的幼蟲在樹上不會成為鳥兒們的大餐嗎?那就是另外的故事了,有機會再來跟大家好好的聊聊。文、圖:廖仁滄

  • 植物園栽植區域:隆起珊瑚礁區、季風雨林區、北部低海拔區【位置圖
  • 回上頁
  • 回頁首
  • 2017/08/29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