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 :::

博物館前的歷史象徵-輪傘莎草
科別:莎草科,Cyperus alternifolius L. subsp. flabelliformis (Rottb.) Kük.

埃及博物館前的水池中以輪傘莎草及睡蓮代表整個埃及的悠遠歷史
埃及博物館前的水池中以輪傘莎草及睡蓮代表整個埃及的悠遠歷史
植物園海岸林區水道兩旁栽植的輪傘莎草,葉狀苞片中已有花序長出
植物園海岸林區水道兩旁栽植的輪傘莎草,葉狀苞片中已有花序長出

很多人都知道,埃及現在的國花是睡蓮,但卻少有人進一步去想,約在西元前3000年左右,古埃及第一王朝的統治者美尼斯(Menes)統一埃及之前的埃及是以孟菲斯(Memphis)為界,分為兩個政權,尼羅河上游南方的上埃及,與下游北方尼羅河三角洲地區的下埃及,各有代表植物,統一之後為何用睡蓮來代表整個埃及呢?

在當時,上埃及的代表植物是睡蓮,下埃及則是莎草,完成這個埃及統一工作的美尼斯(Menes)來自於南方的上埃及,所以用上埃及的代表植物來代表整個埃及似乎也順理成章。不過若要在代表整個埃及歷史的博物館前栽種代表性的植物時,要用什麼植物來代表埃及呢?到訪過埃及首都開羅國立埃及博物館的人很容易就可以得到答案,這個博物館大門正前方的水池裡同時栽植著睡蓮與莎草。

莎草其實是地球現生植物中非常大的一群植物總稱,全世界被歸屬在莎草科(Cyperaceae)之下的植物就超過五千種,到底是哪一種莎草可以代表位於尼羅河三角洲的下埃及呢?雖然說用來製作莎草紙的紙莎草(Cyperus papyrus L.)早被認為是下埃及的代表植物,但現在的尼羅河三角洲裡卻幾乎看不見野生的族群,所以另一種常見的輪傘莎草就取代了它的位置,被栽植在埃及博物館前,與睡蓮共同代表埃及的統一以及悠遠的歷史。

輪傘莎草的拉丁文學名中,屬名Cyperus是由此類植物的希臘文名稱締造而來。種小名alternifolius則是「互生葉的」的意思。亞種名flabelliformis則是「扇形葉的」的意思。有趣的是,我們一般所見到像圓扇的部份並不是真正的葉片,而是葉狀的苞片。如果您現在經過本館植物園海岸林區裡的小橋時,不妨放慢腳步觀察一下兩旁的輪傘莎草植株。您會發現它輪傘狀苞片的中心出現了小小的花序,此時正是您驗明這個輪傘形構造正身的最好時刻。

原產非洲的輪傘莎草,由於植物體美麗的外觀,早就被廣泛栽培於世界各地。臺灣全島的平地到山區的溪溝、河畔,甚至是濱海溼地裡,也都常常可以看見歸化的個體。但它高大的個體過於明顯,除非是廢耕的水田,出現在水田時早就被人當作雜草除去。

在資訊發達的現代社會中,就算是生根在大地中的植物都有機會遠渡重洋到其他地方生長,更何況是能藉助飛機等交通工具往來於世界各地的人類,所以人類應該盡量去認識與自身不同的文化,增進對彼此的認知,如此便能消弭誤會,您說是嗎?

文字、攝影:廖仁滄

  • 植物園栽植區域:海岸林區【位置圖
  • 回上頁
  • 回頁首
  • 2014/12/04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