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 :::
花臺中的草莓田?-橙花千日紅
Gomphrena haageana Klotzsch 莧科
栽植區域:本館西屯路廣場路邊花壇

圖一:本館西屯路旁花壇栽植的橙花千日紅
圖一:本館西屯路旁花壇栽植的橙花千日紅
圖二:整片的橙花千日紅看起來像是一塊草莓田
圖二:整片的橙花千日紅看起來像是一塊草莓田

纖雲弄巧,飛星傳恨,銀漢迢迢暗度。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

今天是七夕,您晚上會抬頭看看天上的牛郎星與織女星嗎?

在成為中國情人節之前,「七夕」其實有特殊的意義。對於古代讀書人來說,七月七日是魁星爺的誕辰,所以會有祭祀活動與聚會。家中有孩童的家庭來說,「七夕」是要做成年禮的日子。對於婦女來說,這一天要「乞巧」,紮七娘媽亭,準備季品來祭拜織女。

祭拜織女這般的美麗女子,除了胭脂水粉與鏡子之外,自然是不能缺少鮮花。臺灣祭拜七娘媽所用的鮮花以雞冠花及稱為「圓仔花」的千日紅為代表。讓人意外的是,最為祭品代表的千日紅竟然有「圓仔花不知醜」這樣負面的俗諺。

雖然農曆七月已經算是秋天了,但秋老虎發火的威力絕對不輸盛夏,在這樣酷熱天氣中能撐下來的草花並不多,千日紅算是其中的佼佼者,得到這樣的評價真的是讓人抱不平。

本館展示場前廣場與植物園之間的西屯路旁花壇中有兩塊現在種著千日紅。不過看起來似乎有那麼些不一樣,顏色偏向橙紅,似乎與原本的紫紅色不一樣。

事實上,本館栽種的並不是過去花壇中常見的千日紅(Gomphrena globosa Linn.)而是它的同屬植物「橙花千日紅」。

「橙花千日紅」這幾年在臺灣越來越常出現,這種原產於美國德州至墨西哥的草花,現在被廣泛栽培於全球泛熱帶地區,最常被栽培的品種是草莓田(Gomphrena haageana 'Strawberry Fields'),所以也被稱為美洲千日紅或草莓千日紅。它的拉丁文學名中,屬名Gomphrena是該種植物的傳統拉丁文名稱。種小名haageana則是將德國人Johann Nicolaus Haage (1826-1878)的姓氏拉丁文化而來,他是德國埃爾福特(Erfurt)地區的育種者。

或許「圓仔花不知醜」這樣的俗諺太過深入人心吧,許多人對於千日紅的印象並不好。事實上,千日紅不但耐熱,而且從花壇、盆栽、切花到作成乾燥花與花圈、花籃等裝飾品都能應用,觀賞期又長,其實是非常好用的草花。加上近年來不斷推出不同顏色的品種與類似橙花千日紅這類的近親種類出現,更是讓它呈現與以往不同的視覺印象。就拿本館西屯路旁的這兩片來說,您不覺得看起來像是一片漂亮的草莓田嗎? (文∕圖:廖仁滄)

  • 回上頁
  • 回頁首
  • 2014/12/04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