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分析器用,並不影響頁面的正常瀏覽
回到最上
:::

蔥蘭

風雨故人來-蔥蘭
Zephyranthes candida Herb. 石蒜科
植物園特展室前花壇

圖一:蔥蘭的花清新淡雅,常在風雨過後開放
圖一:蔥蘭的花清新淡雅,常在風雨過後開放
圖二:蔥蘭的植株,葉片橢圓如蔥
圖二:蔥蘭的植株,葉片橢圓如蔥

每次風雨過後,我都會想到植物園特展室前還有苗圃水道旁的「風雨蘭」。 說是「風雨蘭」,其實裡面不只一種植物,而且全部都不是蘭科植物的花。

這些植物是石蒜科家族的成員,因為外觀十分相似,而且往往在大雨過後的一兩天會大量開放,所以臺灣坊間有時也不細分,通通叫作「風雨蘭」。 說是互相扶攜走過風雨 飄搖的好姊妹,不開花時也確實不容易細分,但幾番風雨過後,綻放出來的花朵還是有差異的。 一般說的風雨蘭,都是石蒜科玉簾屬的植物。 玉簾屬的植物在英文裡常常 被稱為Rain Lily,意思就是「雨百合」,但它也不屬於百合花。它的拉丁文屬名 Zephyranthes是由希臘神話中西風之神(曙光女神厄俄斯(Eos) 的兒子)的名字「仄費洛斯 」(, Zephyrus)與anthos(花)合併締造而來,意指「西風之神帶來的花」。

為什麼說它們 是「西風之神帶來的花」呢? 這樣從它們原產地的氣候說起了。這些植物大多原產於中南美洲與西印度群島,當地氣候最大的特徵就是降雨多來自西風,所以在大雨過後開 的花當然就是「西風之神帶來的花」了 。 本館植物園所栽植的玉簾屬植物,有花朵黃色的黃花蘭(Zephyranthes citrina Baker)與大黃 花蘭(Zephyranthes flavissima Ravenna),粉紅色的蘭(Zephyranthes carinata Herb.)還有桃紅 色的小蘭(Zephyranthes rosea Lindl.)等等。雖然它們盛開時的繽紛色彩讓苗圃水道變的十分讓人著迷,但是最讓我個人期待的,還是特展 室外面的那一片「蔥蘭」。

蔥蘭的花並不特別顯眼,是低調的白色,花瓣基部還帶點淡淡的黃綠色,不開花的時候更只是一叢叢雜草般的濃綠。不過它不像常常會去掩蓋其 他花朵美麗的雜草那麼放肆,只會安分地生長在屬於自己的土地,不管主人對它如何,也不管它多喜歡跟其他植物在一起,它都不會刻意的張揚,只是默默地存在,成為其他 植物最溫柔的一種襯色。風雨過後,其他植物或許被摧殘的不復往昔繁盛,而它以雜草般的性格挺立之後,也只是開出淡然素白的花朵,以不需言語的溫柔撫慰因為風雨而紛 亂的人心,可以說是其他植物最溫柔的陪伴。這或許是為何很多人喜歡在花壇或園圃中為它留一個角落的原因吧! 蔥蘭因為葉片切面橢圓似蔥而得名,這也是它與葉片扁平 如蘭最大的區別。除此之外,蔥蘭還有August rain lily、Autumn Zephyr Lily等英文名字。前者直譯為「八月雨百合」,後者 直譯為「秋季西風百合」,兩者都是指它的花季大約會落在八月左右,這與蘭花期多在春末到夏季也不太相同,不過兩者的花季部份重疊。有人會用花色來區分兩者,以為 白花的是蔥蘭,粉紅花的是蘭,不過這不太準確,因為蘭也會有白花的品種. 雖然它們的名字裡都有蔥與字,那只是形容葉片的形狀。在植物學上,蔥蘭與蘭也不 像蔥與被歸類在蔥科(Alliaceae,舊屬百合科),而是屬於石蒜科,這個科的植物大多有毒,所以千萬別把蔥蘭與蘭拿來當作代用品,吃下肚去可是會中毒 的。

(文∕圖:廖仁滄)

  • 2018 / 08 / 21 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