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分析器用,並不影響頁面的正常瀏覽
回到最上
:::

黃連木

聖人之木-黃連木
Pistacia chinensis Bunge. 漆樹科
中部低海拔區、植物園周邊行道樹

圖一:黃連木的雄花沒有花瓣
圖一:黃連木的雄花沒有花瓣
圖二:本館植物園周邊栽種的黃連木
圖二:本館植物園周邊栽種的黃連木

時近清明,大地正是一片草木清明,本館植物園放眼望去是一片清新景象,許多植物都在舒展萌發不久的新芽,粉嫩的新綠讓人感受到旺盛的生機。

不過,植物園與本館間的西屯路邊,那一排樹姿美麗的大樹枝頭看起來好像有什麼東西枯掉了?是發生什麼事了嗎?

看起來不一樣,自然是有事發生,不過卻不是什麼壞事,而是這幾棵大樹這幾天所開的花。

自然界有許多花瓣不明顯,甚至沒有花瓣的植物。而且不是每種花都同時擁有雄蕊跟雌蕊,有些植物整棵樹的花是全部只有雌蕊的雌花,或全部只有雄蕊的雄花。這種雌雄花在不同科植物上的現象叫做「雌雄異株」。

這次介紹的西屯路旁行道樹叫做「黃連木」,它正是這樣「雌雄異株」的植物。

「黃連木」是臺灣原生植物,中南部的低海拔地區可有機會看見它,由於樹形美觀且葉片在低溫期會轉變成美麗的紅色,觀賞價值很高,許多都會區都會栽種在公園綠地或道路旁,作為景觀觀賞樹木。

黃連木的拉丁文學名中,屬名Pistacia是由希臘文pistke締造而來,這個字是指臺灣稱為「開心果」的「阿月渾子」(Pistacia vera L.)果實。種小名chinensis則是「中國的」的意思。

黃連木在中國大陸的分布很廣,應用方法也很多,也有關於它的軼事。清人吳其濬所編《植物名實圖考》一書中「黃連木」條下引用明人謝肇淛所撰《五雜組》(俗本訛作《五雜俎》)中的記載:「曲阜孔林有楷木,相傳子貢手植者,其樹十餘圍,今已枯死,其遺種延生甚蕃。」到後來說它:「云敲之聲甚響而不裂,故宜棋也;枕之無惡夢,故宜枕也。」看來作為古代聖賢的遺跡,黃連木的功效真的被人們強化,甚至造成「今所存寥寥,反不及商丘之木,以不才終天年,不亦可恨之甚哉。」的遺憾。至於為何把黃連木與楷木畫上等號,事實上吳其濬也沒有很確認,只是依照《五雜組》書中「芽味香苦」的敘述所做的推論。至於其他文獻上的用法,將來有機會再跟大家分享。

黃連木是半落葉性喬木,秋冬低溫時不一定會把所有葉片全部落光,但在春季萌發新芽時,舊的葉子就會同時更新,而雄花也在這個時候隨著新葉生出,這時候散出的花粉常常會讓停在樹下的車輛表面覆上一層薄薄的黃色細粉。隨著新芽的發育,雄花也逐漸凋萎,所以才會出現新葉中夾雜著枯黃花序的現象。

文:廖仁滄/圖:廖仁滄

  • 2018 / 08 / 21 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