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 :::

展示緣起與目的

  近五百年前,西方「地理大發現」時代,大洋洲逐漸被西方的探險家「發現」。探險與殖民交叉進行。1820 年代,法國探險家 Dumont d'Urville 將大洋洲的島嶼,分別命名為:波里尼西亞(Polynesia「多」「島」)、美拉尼西亞(Melanesia「黑人」「島」)、密克羅尼西亞(Micronesia「小」「島」),這三個名稱沿用至今。更早之前,大洋洲的島民便擁有繁複的、獨特的、多元的生活方式,多面向的界定了宇宙的性質,規劃人、自然、超自然之間的關係。
  人們在一個特定的時空、自然生態與社會環境之基礎上,建構出多樣化的文化觀念。十六世紀與西方社會接觸之後,大洋洲的自然生態、社會文化體系與人群已經產生巨大的變遷。對於二十一世紀的高度一致性、科技化、物質化、類同西方(美國)化的世代而言,這些即將、或已然消失的多樣化的原住民知識系統、社會文化制度、藝術表達形式、生命觀和宇宙觀,實深具啟發性。
  二十一世紀的「大洋洲觀點」應該是什麼呢?島嶼與(新、舊)大陸的世界觀有何特異之處呢?邁入二十一世紀的大洋洲人,如何記憶過去的日子、又怎麼觀看這個紛然、有點失控的世界呢?我們可以通過何種展示場域與教育形式,揭露不同文化在大洋洲的陸地與海域所經營出來的人類與眾神的意象、自然景觀與社會的形貌?傳統文化依然具有力量,但是,當法國(過去的殖民國家)積極的拉抬原始藝術的地位、建設「原初藝術博物館」,具有什麼隱而未見的西方觀點與資本市場的意涵呢?在全球化浪潮席捲的過程,我們應該呈現何種面對不同文化的觀看、理解角度?
  我們從臺灣慣性的朝西朝北轉身,向東、向南,望向大洋,一幅與過去全然不同的地圖,豐富於我們眼前。
  我們將創造性的再現(represent)下列幾個大洋洲之民族誌現況(ethnographic present of the Oceania)的社會文化表徵(socio-cultural representations):史前時代的生活,自然人(natural man)的特徵,文化製造(culture made)與傳統的必要性,神話、集體記憶與工藝,島嶼的日常生活,文化繁衍中之意識形態與族群意識的角色,經濟發展與生態策略,具後現代主義與風格之「政治」形式,以及跨越(殖民主義與市場體系的)「依賴」而來的獨立與主體性等等諸議題。

  • 回上頁
  • 回頁首
  • 2007/05/07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