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38女能手特展

 

關於特展

  展示目標和理念

    苗族是中國少數民族中,人口眾多、分布地域最廣的一支民族之一,主要活動於貴州、雲南、湖南、四川、廣西和海南。千百年來,苗族人民對自己的服飾的起源、款式、頭飾、配件、圖紋均賦予深刻的意涵,在服飾中可見文化傳統及歷史痕跡,是研究民族學、歷史學、人類學的重要材料。截至目前為止,服飾仍然是苗族用來區分我群與他群在社會上與文化上界線的方法之一。其豐富繽紛形象和多樣巧思的特色,亦成為世界各地蒐藏家或博物館等機構爭相保存的人類物質文化資產。

    科博館館藏有1400多件苗族服飾文物,輔仁大學則藏有3600餘件,其中施洞地區即有900件收藏。科博館的苗族收藏以廣褒與多元著稱,輔仁大學施洞地區的收藏,則以人類學脈絡下的收藏為主。過去科博館曾和國內苗族專家合作,推出《蝶舞‧楓紅‧話苗年》(2004-01-17~2004-07-04)、《穿在身上的史詩—苗族服飾》(2008-07-31~2009-03-22)等特展,展現苗族豐富的織染繡技藝。然而,公開展出的標本僅為少數。面對豐富的苗族文化藏品,此次的《三八女能手—施洞苗族服飾的異想世界》特展,擬配合三八婦女節日推出,與輔仁大學合作,從女性生命史展現在苗服工藝上的流變和意義出發,所貫通少數民族傳統文化如何和世界時尚文化的接軌和對話。

    「三八女能手」是貴州省黔東南州,頒發表揚手藝高超且懂得變通的女性一種獎項。在施洞地區可見幾位苗族女性的家中都掛著這樣的獎狀,是對女紅藝術的肯定。施洞鎮又名施洞口,古稱石硐口,苗語稱「掌響」,距離台江縣城35公里,北面與施秉縣屬雙井、馬號、六合等鄉鎮隔清水江相望,東南與革東鄉交界,南面與老屯鄉交界,西與革一鄉交界。水陸交通便利,是清水江中游的重要碼頭,不但為湘、黔水運水運交通要津,也是鎮遠、施秉至台江的交通孔道,同時亦是貨物的集散地,商業繁盛,有苗、漢、侗、布依等民族雜居,但以苗族為大宗。施洞的女紅之中,以剪花、刺繡為最特出的項目,除此以外,最令外界眼花撩亂的銀花,在展現銀匠的功夫之餘,女人也幫上一手。在這個地方,物質文化成為塑造人觀與價值不可或缺的媒介。

    人類學物質文化的研究,在沈寂一段時間後,有了新的發展契機。原因在於人類學家與博物館發現透過物質文化的研究,不但可以進一步反身性地看文化的核心,更可以藉此理解人群與區域的界線。中國西南的服飾文化,具有高度的豐富性與多元性,可以從女紅工藝之中,看見文化對美與藝術的邏輯與思維。在施洞服飾女紅工藝中,不僅看到了工藝之美,更窺見了苗族的神話世界,同時也啟發了當代設計師的苗族異想世界。在這個展覽中,期能帶領觀眾穿梭悠遊在苗族與現代、傳統與時尚,兩個時間與空間既重疊又交錯的服飾異想世界。

 

引言

  做得食、繡得穿;紡紗細細來、織布光亮亮

  懶則窮、勤則富;富則穿綢緞、窮則穿破衣

  父勤三穀倉、母勤三櫃衣;不做不合方、不做不如人

  --施洞諺語

    「三八女能手」是80年代以後中國大陸針對工藝技能有優異表現的女性,在「三八國際勞動婦女節」所頒發的獎項,藉此表彰婦女「藝臻工韻」的成就。但對貴州省黔東南州台江縣施洞鎮的苗族婦女而言,刺繡、做服等女紅的意義,在於表彰一個女人的價值。

    苗族是中國少數民族中,人口眾多、分布地域最廣的民族之一,主要活動於貴州、雲南、湖南、四川、廣西和海南。位於黔東南州的中部、清水江中游的施洞地區,過去被稱為「生苗」、現在被稱為「天下第一苗」,自清代以後就是清水江中游的重要碼頭。現在的施洞鎮,有苗、漢、侗、布依等民族雜居,但以苗族為大宗。截至目前為止,服飾仍然是苗族用來區分我群與他群在社會上與文化上界線的方法之一。

    在施洞服飾女紅工藝中,不僅看到了工藝之美,更窺見了苗族的神話世界,同時也啟發了當代設計師的苗族異想世界。本次展示施洞地區苗族女紅技藝,同時進行傳統與創新兩個設計的異想世界對話展,呈現兩地跨時空的女能手間的對話。期能帶領觀眾穿梭悠遊在苗族與現代、傳統與時尚,兩個時間與空間既重疊又交錯的服飾異想世界。

 

女能手的異想世界

  前言

    施洞人相信雷公是掌管天上的大神,他住在洪江,有個美麗的花園。花園裡百花齊放、花團錦簇,且應有盡有。雷公會讓每個人在下凡到水邊投胎前,到他的花園挑撿一樣你喜歡的物品,帶到人世間。但是,花園裡的物品到了人間卻是相反的。如果在天上挑撿了漂亮的衣服,到了人間卻只能得到襤褸的衣衫。最懶的讀書人,在天上懶地找東西,隨便挑一根樹枝就要下凡,也就注定他要以筆桿維生。剪花的人挑的是紙,繡花的挑的是松針,銀匠挑的則是石頭。到了人間一切都相反了,拿紙的要剪花、拿松針的要繡花、拿石頭的要打銀,只有勤作、苦作成為「女能手」,才能有漂亮衣服穿並得人敬重。雖然打銀不是女人的事,但能穿戴,也才能顯出為人的價值。

  施洞服飾

    受到地形、氣候、農耕生活的影響,一般而言,苗族服飾沒有嚴格的冬夏之分,但有明顯的場合之別。依照場合可以分為盛裝與常服兩類。以適婚年齡的少女最為華麗,年紀越大則越簡樸。施洞苗衣最引人注目的是其繡花片,繡花片上的故事十分多樣,故事內容包含英雄祖先、神話祖先、戲曲人物、民間故事等。苗族人民對自己的服飾的起源、款式、頭飾、配件、圖紋均賦予深刻的意涵,是研究民族學、歷史學、人類學的重要材料。

    施洞服飾

  剪花、繡花與銀花

    剪花娘子是創造施洞服飾設計與流行的先驅,也是說故事的高手。她們能把傳統的故事轉化為圖像,剪的花通常用在最華麗的破線繡盛裝。如果剪花娘子是群體花樣的代言,那麼,個人風格則依賴每位苗族女人自己來創造。在這些不同技法之間,還可以互相搭配,以展現施洞婦女創造與設計的能力。銀飾是男性工匠展現技能,但卻是女人競美的項目之一。女孩們在上場表演時,能否有整套的銀衣或合宜的服飾,是能否嫁到好人家的條件之一。

    剪花、繡花與銀花

 

創新異想世界

  前言

    作者介紹

      蘇旭珺是位時尚設計師,同時也是輔仁大學織品服裝學系的老師。本單元展出其31件系列設計作品,主要以施洞苗族婦女服飾,作為發想、轉換和延伸的對象,以呈現「兩種」異想世界,進行「傳統 VS. 現代」創意異想世界的對話。從她的作品中,我們同時看到臺灣當代服裝設計師和教育者,如何與傳統服飾文化意涵和工藝美術串連,以及觀看物質文化形變、質變和再創造的歷程。

  創作背景、理念

    米羅曾提出「原始即前衛」的創作觀點。從20世紀初期開始,非洲、大洋洲甚至於東亞的異文化,為歐洲古典主義注入新的創作生命,不僅催生一股新的藝術潮流,同時也對現代設計產生莫大影響。

    對蘇旭珺而言,「原始即前衛」的創作概念中還有另一層「傳統即現代」的隱含意義。以服裝流行趨勢為例,民族與人文一直是近年來重要時尚元素。拜現代科技和網路之賜,資訊充斥並快速傳遞,地球村逐漸形成,全球化的結果同時也促發「同質化」,唯一能夠辨識個體獨特性的就是現存的區域傳統文化,「民族風」因應而起成為流行語彙之冠。

    蘇旭珺認為設計與創意須根源於文化並結合產業。但是許多以文化藝術為主題的時尚設計作品,因為對於異文化缺乏深刻的認識與體會,往往粗魯的將各種元素,以拼貼稼接的方式呈現在作品上。因此,從不同的文化研究中體驗設計美感,本著「原始即前衛、傳統即現代」的創作理念,將異文化或民族元素吸收消化,融入設計者的創作理念,轉化成設計語彙應用在時尚服飾設計,成為一直以來創作實驗的主題與方向。

    作為一個設計教育者,如何整理出從傳統中創新的設計方法與脈絡?如何將傳統的元素透過設計轉化,展現出摩登現代感?蘇旭珺認為其核心精神就是「時尚感」,也就是符合時代潮流的服飾。許多文創商品的設計,因為缺乏時尚感而無法融入當代生活之中,只能淪為文化紀念商品。期能從自身的創作經驗及理論分析,將結果透過展覽及教學方式呈現與分享。

  創新設計、發想

    蘇旭珺曾經拜訪苗族村寨,對苗族傳統居住環境──雲霧飄渺中若隱若現的層疊山脈、住屋與梯田印象深刻。在苗族的服飾與工藝表現技法中,她發現經常出現「堆疊」的軌跡,例如:層疊的穿戴方式、百褶裙、皺繡和堆花等刺繡表現技法。因此,本系列作品以「堆疊」作為手法的基底,用各種不同的素材、方式和圖紋來表現。並在不同子系列中,分別和繡花、銀花與剪花等主題結合。解讀、簡化、轉換、堆疊及重構各種苗族元素,呈現出多元的創新風貌。不僅型塑出具有特殊的質感效果的創新素材,且呈現出作品之時尚感,同時也敘述對於苗族居住環境、文化及服飾工藝美術的讚嘆。

    銀花異想1

      本系列創新作品的設計構想源自於苗族服飾銀花,包含5件手提袋包及3套服裝。銀色與黑色的搭配,在時尚設計語彙中,經常被視為「前衛」表徵,在傳統的苗族服飾中卻隨處可見。本系列設計直接擷取銀、黑兩色,並解構苗族服裝結構,以分割、重組及堆疊等手法,將苗族銀花與繡花工藝技法,轉換成時尚設計商品。素材上使用真絲雪紡紗手作布料,以六層雪紡紗堆疊、縫合及分割,創造出獨特質感效果,再搭配黑、灰、銀、金等具有光澤及個性化的複合皮革媒材,呈現出作品之前衛感。

    銀花異想2

      本系列創新作品的設計構想衍生自銀花異想1。將設計構想進一步萃取與簡化,以期未來原創設計也達到成衣化量產的可能。一樣擷取銀、黑兩色,並解構苗族服裝結構,但是應用市面上現成的提花織物及亮片織帶,暗喻苗族服飾中的刺繡與銀花。同時搭配真絲雪紡紗、湘雲紗及緞面布等,增加素材的層次豐富度。為了維持設計的獨特性,仍保留手作布料部分,以六層雪紡紗堆疊、縫合及分割。每一件作品圖紋皆不相同,可能是苗寨景觀、服裝結構、織品圖紋甚至於刺繡花樣。

    剪花異想

      本系列創新作品的設計構想源自於「物生物、物非物」,希望突破傳統袋包與服裝的界線,以一件物品二種解讀方式。其中四件手提袋包,從完全的平面出發,再藉由拉鍊去結構出袋包形式;兩件服裝,則將服裝與袋包結合為一體,是服裝也是配件。使用小羊皮、牛皮及豬皮複合皮革媒材創作。圖紋部分靈感取自苗族的剪花與刺繡圖紋,但是以皮料再現;周邊則以多色皮革堆疊,型塑出具豐富層次感。用暗喻的設計語法,呈現苗族異想的神話世界「雷公的花園」及景觀。在設計師的異想世界裡,時間與空間的界線可以自由穿梭,文化得以永續經營,或許這正是文創產業的重要精神。

    繡花異想

      本系列手提袋包的設計構想,源自於苗族婦女服飾中的圍腰和胸兜。將苗族婦女的服裝結構轉換成袋包的造型,使用皮革、針織、梭織等複合媒材創作。中央的圖騰部分,是將苗族的刺繡圖紋,以現代電腦針織提花技法再現;周邊則以黑色、藍色及紅色等三色皮革堆疊,型塑出具豐富層次感的創新素材而成。結合立體與平面結構,用暗喻的設計語法,呈現苗族的經典織文「斗文」、刺繡「菱文」及景觀等影像。

2019 / 11 / 08 更新

收藏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