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兵馬俑-秦代新出土文物展

 

簡介

科博館引進新出土一級文物 全台唯一展出

  曾經在千禧年創下165萬參觀人次的秦代兵馬俑,即將於12月再度「登台」引爆秦俑熱潮!由財團法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文教基金會、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與陜西省文物局共同合作的「秦代新出土文物大展---兵馬俑展Ⅱ」,將引進由陜西省考古隊在第二號坑與陪葬坑發現的綠面跪射俑、彩繪跪射俑、青銅仙鶴、石鎧甲等28組一級文物,以及新出土尚未發表的春秋戰國青銅、陶製禮器與生活用具等共116組件珍貴考古文物,預訂自95年12月1日起至96年3月31日止,在台中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一連展出四個月,這將是台灣唯一的一場展出。

  財團法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文教基金會董事長李家維表示,一號坑出土的秦兵馬俑文物於2000年首次來台,展出期間在台北和台中兩地共創下165萬參觀人潮,可見國人對親炙兵馬俑文物的渇望。隨著秦始皇陵新出土文物的不斷出現,兵馬俑一直吸引著全球的目光,為了讓國人近距離觀賞這些稀世珍寶,主辦單位特別再度引進從未在台展出的二號坑新出土一級文物,包括彩繪兵馬俑、秦代文官俑、百戲俑等,展品保險額總值高達7,047萬美元,規模之大,為中國大陸文物海外展所罕見。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林宗賢館長表示,兵馬俑坑是秦始皇陵的陪葬坑之一,自1974年陜西農民在打井時挖到陶俑俑頭開始,兵馬俑就一直深受全球考古學界的重視。始皇陵除了陵園區外,還有相當龐大的從葬區,結構複雜的秦始皇陵為仿照其生前的都城—咸陽的格局設計建造。除了陵墓是安放秦始皇棺槨的地方,在陵墓四周有181座大小、內容、型制各不相同的陪葬坑,主要陪葬坑有兵馬俑坑、文官俑坑、水禽坑及百戲俑坑等,是現今了解兩千多年前秦代帝國面貌與生活文化的珍貴文物。

兩千年彩俑傑作 見證秦代生活文化與精湛工藝

  擔任策展人的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人類學組主任何傳坤博士指出,此次來台展出的兵馬俑,來自 1994年3月1日開始正式發掘的二號坑出土文物,以戰車、騎兵、弩兵組成的秦俑軍陣左軍為主,而為了讓民眾如親臨觀賞西安兵馬俑一般,這次展覽引進完整的兵馬俑軍階與軍種,包括了「將軍俑」、「軍吏俑」、「武士俑」、「騎兵俑」、「跪射俑」及「御手俑」等各式真品兵馬俑。這些陶俑個個姿態、神情,甚至身上的盔甲、髮飾都不一樣,連同他們的戰馬、戰車和武器等,堪稱現實主義的完美傑作,不僅具有重要的歷史價值,更讓人讚歎兩千多年前工藝師的精湛技術。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遊客在西安秦俑博物館也看不到的「綠面跪射俑」。1999年9月10日,考古團隊在二號俑坑發現一個相當奇特的跪射武士俑,這件「綠面跪射俑」,除髮鬚、瞳仁是黑色外,臉部塗有綠色彩繪,顏色迥異於其它已出土秦俑的肉紅色或粉白色面孔。有人認為這是長時間埋藏,或有其它物質使其顏色發生化學變化;也有人認為是秦代工匠刻意模仿某些膚色較深的真人繪製的,還有人認為可能是某個工匠的惡作劇;其真相如何,有賴觀眾一起來解開這個「超時空密碼」。

  此外,另一尊「彩繪跪射俑」頭頂右側綰圓髻,紅色發帶,面部有紅色顏料,身穿長襦,外著披膊鎧甲,衽上殘有綠色顏料,足穿方口翹尖履,腳上殘有粉紅色顏料,左腿下蹲,右膝著地,身體微右側,雙手於腹前作控弓狀,是兵馬俑中難得還保留有各式色彩的重要彩俑文物,也是來台展出的一級文物。

  何博士進一步表示, 2000年7月,秦陵封土的北面發現了一組水禽陪葬坑,經過挖掘,陸陸續續出土了44件青銅鳥禽類的文物,包含了原寸大小的青銅仙鶴、天鵝、鴻雁等等。這次展品中的另一件一級文物----「青銅仙鶴」是水禽坑內出土的唯一一隻仙鶴,保存得相當完整,不僅身體上的彩繪痕跡及羽毛細紋清晰可見,嘴裡還啣著一個青銅製成的小魚,捕食姿態十分生動。而仙鶴所站立的雲紋青銅踏板,則被推測是當時秦始皇迷信升天思想的表現,像是夢想有朝一日能夠駕著足踩雲朵的仙鶴升天。

  除了珍貴的秦彩俑及藝術價值極高的水禽陪葬品,石鎧甲亦是此次展覽的重量級展品,它是模仿戰國時期流行的皮鎧甲和鐵鎧甲而製成的陪葬品。甲衣的甲片分為前後上褸、前後下褸、雙肩、前後領口等幾部分組成。

   何博士指出,在兵馬俑文物修復和保存的過程中,最棘手的就是彩繪陶俑的保護問題。這些陶俑埋在地下兩千多年,受到各種自然侵害,有的顏色變成粉狀,彩繪層下的生漆底層老化,失去了與俑體表面的黏附力,往往出土後五、六分鐘即脫落。所幸經過精心清理與呵護,一些陶俑身上的彩繪顏色已能保存下來。

千年彩俑vs.現代時尚 創意設計全民參與

  有趣的是,這次展出的彩俑更成為時尚設計的素材。負責這次兵馬俑展文化創意商品開發及營運的祥瀧公司總經理鄭瑤婷表示,文化創意產業近年來在國際間相當蓬勃發展,而兵馬俑的文化藝術形式就蘊涵著豐富的時尚密碼,譬如相貌各異的兵馬俑個個都是型男扮裝,不僅服裝為皺褶上衣、鎧甲背心、雲紋片裙、垮褲及靴子,身上的各類佩飾花樣多元,就連生活用品也相當具設計感。而像這次展品中的一件陶製米格紋花紋磚,乍看之下幾乎與國際知名精品的經典圖騰相似,不僅讓人驚豔於當年的工藝科技,更訝異於古今中外的美學細胞竟是如此的相似,因此,在欣賞兵馬俑大展豐富的文化饗宴之餘,可別忘了前往觀賞這些精美的兵馬俑文化創意商品。

  協辦單位之一的中華博物館商城發展協會常務理事李莎莉認為,在「美學經濟」蓬勃發展的國際趨勢下,博物館已成為各國文化創意產業的最佳推手,而國際性大展更是文化創意的搖籃,祈盼此次兵馬俑特展在兩岸文化交流之際,能以「文化時尚」貼近民眾生活與產業發展需求,促進創意產業人才培育與產值,成為全球文化創意產業資源整合開發運用的典範。

  「秦代新出土文物大展---兵馬俑展Ⅱ」活動將於12月1日至96年3月31日於台中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展出,除了兵馬俑文物展示之外,也將舉辦兩場大型的文化創意設計競賽,包括「兵馬俑時尚服飾設計競賽」及「兵馬俑創意工藝設計競賽」,推動全民對文化創意產業的參與風氣,相關競賽辦法將會陸續於網站上公佈,歡迎全國設計好手們一起參與。

簡介1 簡介2

 

世界第八奇蹟

綠面俑領軍 兵馬俑12月1日借展台灣

  經過六年的協商與規劃,世界文化遺產、考古學家的天堂、被法國總統席哈克在1978年譽為「世界第八奇蹟」的兵馬俑,2006年12月1日將以「秦代新出土文物」主題借展台灣四個月。

  目前率團在西安進行文物點交工作的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主任何傳坤表示,身為策展人,最重要的工作就是「把最適合的文物帶到國人面前」。

  這批即將來台展出的文物,正是何傳坤於2001年率團送回前批展品時,於西安秦俑博物館絕不對外開放的文物修復室裡所看到的,「我一看,這不得了,怎麼有這麼棒的東西?!又是彩俑、又是青銅水禽的,而且如此寫實具像又這麼美、這麼絕無僅有的珍貴,沒地方看得到哇,這一定得協商來台展出才行!」

  陜西省文物交流中心表示,為促進兩岸文化交流,讓台灣地區民眾更能了解兩千多年前的秦代文物之美,此次借展台灣的一級重點文物高達28組件,而116組件的展品不僅內容豐富又多樣,更有極具研究價值的綠面俑等少見之彩俑,與秦代新出土的文物如宮廷遊樂的百戲、皇家的青銅珍禽、沉重的石鎧甲等,文物價值高達美金7,047萬元以上 (近新台幣23億元) ,規模之大,為海外文物展首見。

  陜西省文物交流中心進一步指出,為配合台灣地區展覽地點的台中科學博物館的特質,此次展品特別選擇具秦代高度科技與極致工藝的彩繪俑、青銅水禽及石鎧甲等,以及型式圖樣如國際名牌經典的米格紋花紋磚等。

  保額高達美金320萬元 (近新台幣一億元) 的綠面跪射俑,雖然一掃人們對兵馬俑黃土色澤的刻板印象,卻又興起更多的謎題:為什麼臉部會用綠色?有什麼特殊意義?鮮艷色彩歷兩千多年而不褪色的秘密是什麼?挖掘出土後又將如何保存與維護色彩…

  水禽坑的發現就更有意思了。K0007號坑出土的四十六件原大青銅鶴、天鵝和鳧雁,整齊地排列在坑底兩側平臺上,真實地模擬出水禽棲水而居的生活狀態,形象地再現了秦代苑囿中珍禽於河邊覓食、小憩的生動場景。看來秦始皇當年除了征戰各地,後宮的享樂也不徨多讓呢。

  最值得人探索的是:在科技並不發達的兩千多年前,秦代工藝師如何讓仙鶴身上的羽毛纖維畢露?如何鍛鍊青銅做出這麼精細的作品?兩隻細長的鶴腳又是如何計算線條比例才能支撐沉重的青銅鶴身?…

  而模仿戰國時期流行的皮鎧甲和鐵鎧甲所製成的石鎧甲陪葬品,也讓人驚豔不已。甲衣的甲片分為前後上縷、前後下縷、雙肩、前後領口等幾部分組成,其完整程度更讓人驚喜,莫怪一件鎧甲的保額竟高達150萬美金 (逾新台幣500萬元)。

  至於原來並未受到多少注意的米格紋花紋磚,也因圖案讓人一看就詫異於與國際名品95%以上相似度,反倒令人咋咋稱奇於古今中外對美的認知與喜愛。「一看到這塊磚,我就在想,這也實在太現代、太流行了吧?!非得帶給國人看看不可,即使用兩匹鞍馬來換都值得。」

  隨行點交的祥瀧公司總經理鄭瑶婷指出,如果從現代眼光來看兩千年前的「老東西」,其實是超流行的,譬如兵馬俑身上的服飾,活生生的就是「多層次混搭風格」,頭上的髮型與髮飾,比我們現在的編髮結辮還美、還有變化,而這些軍人身上的配件如蝴蝶結、玉珮、腰帶等,更比現代男士服飾還有意思,「誰說他們只是兵馬俑?他們個個可都稱得上是『現代型男』呢!」

  陜西省文物交流中心認為,這些有趣卻令人難解的秦俑之謎,相信定能讓台灣地區民眾在欣賞全新的兵馬俑展品時,更能對兩千多年的秦代文化與科技,有著進一層的認識。這段時間旅遊台灣地區的大陸居民,也能藉此機會看看借展台灣的兵馬俑新出土文物。

 

挖掘二三事

秦始皇兵馬俑挖掘二三事

  從1974年陜西農民在打井時挖到了陶俑俑頭開始,兵馬俑就一直吸引著全球民眾的目光,至今全球已逾5,000萬民眾參訪過這個世界第八奇蹟。

  當年任考古發掘隊隊長的袁仲一,帶領考古隊員歷一年多的精心勘探和試掘,發現這些約6,000件和真人真馬大小相似的陶俑、陶馬,原來是座規模宏偉的大型兵馬俑坑(即一號俑坑),是個「地下軍團」,而這一巨大發現,瞬即在中國大陸和世界各地引起震驚與轟動,袁仲一也因而被尊為「秦俑之父」。

  究竟這是誰的軍隊呢?考古人員從泥土中發現了大量的青銅兵器,在這只矛上刻有「寺工」字樣。史書記載,寺工正是秦始皇主管兵器生產的國家機構。在這只戈上,右邊的文字是「五年相邦呂不韋造」,而呂不韋是秦始皇的丞相,職責之一就是負責秦國的兵器生產。雖然史書中並沒有正式記載,也沒有任何傳說透露過這個兵馬俑的線索,但無可否認,這一列列如真人大小的兵馬俑,應該是秦始皇的陪葬品。

  考古過程發現,有些陶俑的身上刻有當初製造者的名字,目前可知參與兵馬俑製造的工匠至少有87名,每個人的手法各異,譬如一位署名「宮丙」的人作品計45件,所做的陶俑看起來較魁梧有力,頭髮紋路非常逼真,像是用篳狀工具一絲絲刮出來的,但其他人做的陶俑頭髮卻如波浪,或像用手指抓拉出來的髮型。

  秦始皇究竟為什麼要用如此大規模的陶俑陪葬?而這個開創中國第一個帝國的皇帝,又是怎樣的一個人呢?坑道中一具具殘破的頭顱、斷裂的手臂,又是誰將他們毀壞至此?《史記》中曾記載,項羽入關後曾大肆燒毀秦始皇陵中的宮殿建築。如果這一記載屬實,兵馬俑坑也極有可能被毀於項羽的軍隊。

  兩千年後陶俑的修復工作,是極為繁複又困難的。考古隊員每挖掘、修復一個兵馬俑,平均要花上一個月至幾個月的時間不等,甚至還有更多殘破碎片找不到的,加上這些埋於地下2千多年的珍貴文物,突然暴露在空氣中,極易發生變化,如何保護它們的原貌,便成為了發掘隊隊長袁仲一和隊員們面臨的最大問題。

  這又產生另一個謎題:究竟兵馬俑是否全部都是彩繪,只因後來保護不當,讓它們顏色盡失而變成了現在所看到的青灰色?又或者這是一個未完成的工程,因為秦陵工程即將收尾之際,遇上陳勝吳廣揭竿起義,一直打到距離秦陵10公里處,數十萬人只好遵命放棄陵園工程,前往前方作戰,所以來不及全身繪彩就被匆匆埋入地下嗎?

  袁仲一表示,正確的說法應該是,兵馬俑原來全部是繪彩的,只因為這個地方靠近驪山,山洪暴發以後,大水把坑灌滿了 (挖掘、清理過程裏發現一個浸水線,水痕高約120公分),另有一些跡象顯示,坑內曾經遭遇過一場火劫,特別是一號坑燒得非常嚴重。有人推測是項羽的部隊,也有人認為是修陵園的工人因仇恨而放的火,只不過,俑一經大水泡、大火燒,顏色當然就脫落了。

  陶俑身上的顏色比較特殊,製作時需先打一層生漆層,再在生漆層上繪彩,而這個生漆一直埋在地下2千多年了,本身就已老化,而陶製品本身又是光滑的,一旦暴露在空氣裏,水分馬上蒸發,漆皮就慢慢翹起、脫落了。因此必須在剝出一小塊之後立即進行加固,以黏合劑將它粘住,外邊再用化學溶劑固定,但這一切的動作都得在5分鐘內完成,所以在挖掘的同時還得不斷地噴灑水,保持一定的濕度,這樣翹起的速度就會比較慢,顏色也較能完整保存下來。

 

點交二三事

  台中自然科學博物館主任、同時是此次兵馬俑特展人的何傳坤指出,文物點交與包裝運輸工作,雖然既繁瑣又麻煩複雜,卻絲毫馬乎不得,畢竟,所有的文物都是人類珍寶,一旦有所毀損,不僅得面臨高額賠償問題,還在於很可能再也找不到第二件了。

  像是保額高達美金320萬元的綠面跪射俑,全世界也僅只一件,加上彩繪部分容易因外界物理、化學變化因素而脫落,在點交過程不僅需全程記錄現況,更得丈量每個缺失或未修復範圍,包裝時則需特別留意包材的選擇與綑綁、固定方式,精細程度比任何藝術品還重細節,幾乎花上一個上午的時間才完成。

  保額為美金250萬元的鞍馬,則因體積龐大,不僅需於馬腹架上專屬支架,還得以最科技方式計算耐重量、運送震盪容許度等,並注意馬頭、四肢及馬尾之空間與包材、外箱之處理。

  何傳坤表示,文物點交、包裝與運送事務,其實是一項非常需要現代化高科技專業技術支援的事情,故而此次特別以紀錄片拍攝方式記錄整個過程,以成為國內文物保存之參考。

 

世界文化遺產—秦始皇陵及兵馬俑坑

  1974年,中國大陸考古工作者把沉睡千年的近8000件陶俑發掘出土,被認為是古代的奇蹟,是本世紀最壯觀的考古發現。秦兵馬俑,無論在數量上、質量上,還是在考古發現上,都是世界上所罕見,它對於深入研究西元前二世紀秦代的軍事、政治、經濟、文化、科學和藝術等提供了極為珍貴的實物材料。它既是中華民族的藝術珍品,又是全球人類的共同文化遺產。

  1978年9月,法國總統席哈克在參觀兵馬俑後留下這樣的讚詞:世界上曾有七大奇蹟,秦俑的發現,可以說是第八大奇蹟了,不看金字塔不算真正到過埃及,不看秦俑不算真正到過中國。從此,「第八大奇蹟」便成為秦兵馬俑的代名詞

,隨著5,000萬參觀民眾的經驗飛向世界各地。在1987年12月,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並將秦始皇陵(包括兵馬俑坑)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秦始皇陵築有內外兩重夯土城垣,象徵著都城的皇城和宮城。陵塚位於內城南部,呈覆斗形,現高51公尺,底邊周長1,700餘公尺。據史料記載,秦陵中還建有各式宮殿,陳列著許多奇異珍寶。秦陵四周分佈著大量形制不同、內涵各異的陪葬坑和墓葬,現已探明的有400多個。

  兵馬俑坑是秦始皇陵的陪葬坑,位於秦陵陵園東側1,500公尺處。目前已發現三座,坐西向東呈品字形排列。其中共出土了約8,000個秦代陶俑及大量的戰馬、戰車和武器,代表了秦代雕塑藝術的最高成就。

  兵馬俑陪葬坑均為土木混合結構的地穴式坑道建築,像是一組模擬軍事隊列、旨在拱衛地下皇城的「禦林軍」。從各坑的形制結構及其兵馬俑裝備情況判斷,一號坑象徵由步兵和戰車組成的主體部隊,二號坑為步兵、騎兵和車兵穿插組成的混合部隊,三號坑則是統領一號坑和二號坑的軍事指揮所。

  秦始皇陵是世界上規模最大、結構最奇特、內涵最豐富的帝王陵墓之一,實際上它是一座豪華的地下宮殿,如同埃及金字塔和古希臘雕塑般媲美世界人類文化的寶貴財富。而這些秦兵馬俑更是以現實生活為題材而塑造的,千人千貌,藝術手法細膩、明快,手勢、臉部表情神態各異,具有鮮明的個性和強烈的時代特徵,顯示出泥塑藝術的頂峰,為中華民族燦爛的古老文化增添光彩,給世界藝術史補充了光輝的一頁。

 

彩繪綠面跪射俑

  一級文物,保額320萬美金,重130kg,高123cm。 整個俑均施以彩繪,面部綠色彩繪尤其完整,白色眼白,黑色瞳孔,黑褐色漆皮為發,紅色頭巾發帶;黑褐色漆皮為甲(較完整),紅色甲帶,右披膊紅色甲帶較左邊更為清晰。左右手彩繪保存較好,左手較右手彩繪色調上紅一些,左手面有一塊大約5X5cm無彩繪;領為藍色,後領有約15cm發黃彩繪;袖口為藍色,有斑塊狀黃色;戰袍為白色,有斑塊狀缺失;右大腿出明顯看出,第二層戰袍為藍色;長褲為綠色,左右膝部均有缺失。

  1999年9月10日,考古團隊在二號俑坑發現一個相當奇特的跪射武士俑。這件跪射俑頭,除髮鬚、瞳仁是黑色外,臉部涂有綠色彩繪,顏色迥異於其它已出土的秦俑的肉紅色或粉白色面孔。有人認為這是長時間埋藏,或有其它物質使其顏色發生化學變化;也有人認為是秦代工匠刻意模仿物質使其顏色發生化學變化質使其顏色發生化學變化;也有人認為是秦代工匠刻意模仿某些膚色較深的真人繪製的;還有人認為可能是某個工匠的惡作劇。

彩繪綠面跪射俑

 

銅仙鶴

  一級文物,保額180萬美金,高112cm。 秦時在京畿和各地都設有許多苑囿,收訂奇花異草和珍禽異獸,並設有官吏和僕役專司管理,以供皇帝游獵、觀賞。秦封泥中諸如上林丞印、息苑丞印、杜南苑印等大批苑囿管理官員之印的出土,足以說明秦進苑囿的規模之盛。K0007號坑出土的四十六件原大青銅鶴、天鵝和鳧雁,整齊地排列在坑底兩側平臺上,真實地模擬出水禽棲水而居的生活狀態,形象地再現了秦代苑囿中珍禽于河邊覓食、小憩的生動場景。

銅仙鶴

 

石鎧甲

   一級文物,保額150萬美金,高77cm,寬50cm。 模仿戰國時期流行的皮鎧甲和鐵鎧甲而製成的陪葬品。甲衣的甲片分為前後上褸、前後下褸、雙肩、前後領口等幾部分組成。

石鎧甲

 

宮廷遊樂的百戲

  以動態造形呈現的百戲俑反映了秦代的宮廷娛樂文化活動,秦始皇將這 樣的娛樂照搬到陵墓中,便於在死後的世界能夠繼續地欣賞。

什麼是百戲?

  百戲,是指古代的散樂雜技,包含扛鼎、角力、俳優(單口相聲)等,這些娛樂活動興起於春秋戰國時代,盛行於秦漢,是專門為帝王宮廷而設立的,供皇帝和臣子們欣賞。

百戲俑與銅鼎

  1999年5月,在秦始皇陵東南方,發現了陪葬坑,從中出土一批罕見的陶俑以及一件青銅大鼎,這批陶俑和兵馬俑的風格截然不同,均赤裸著上身,僅穿著短裙,而銅鼎則重達212公斤,則是秦文化中所見體積重量最大的一件,佈滿繁複精美的紋飾。學者從俑的造形以及同一坑出土的大銅鼎推測,三號俑可能是百戲中扛鼎的角色,古代人多以扛鼎來表示威武有力,因此這只銅鼎並不具有宗廟禮器意義,而是用於舉鼎活動時的一項工具。

百戲俑 銅鼎

 

2006/11/24登台

 

2006/11/25開箱記者會

 

2006/12/01開幕記者會

開幕1

開幕2

開幕3

開幕4

開幕5

2019 / 10 / 07 更新

收藏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