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世人看鄭和

六百年來鄭和形象的轉變鄭和下西洋已經六百年,關於鄭和的形象,在不同時期有不同的評價。

明代早期:

  鄭和下西洋是一樁大事,參與人數眾多,付出經費鉅大,但此事由皇室推動,命令內府(太監人員)執行,而其活動與國計民生無關,朝中群臣反對聲浪頗大。因此,除了下西洋的人員以及若干大臣,全盤了解此事之人不多。而此等少數人所知的「鄭和下西洋」事件,主要見於下列四種文獻中:鄭和所立的碑記(強調下西洋的事功)、官方記載(顯示此為皇室特遣的航海活動)、下西洋人員的著述(記載下西洋的親身經歷),以及後人之記載。

明代中期:

  明代中期的鄭和史料不多,主要有三:祝允明《前聞記》,黃省曾《西洋朝貢典錄》,錢穀《吳都文粹續集》,三份資料之中有二份記述七次航行概況與第七次航行細節,將下西洋航行提供了清晰的輪廓。《西洋朝貢典錄》記述下西洋年代,出訪國家,推崇鄭和是明初最重要的航海人物,開創前人未有之海洋事業。

明末清初:

  代表性的史料四種:明神宗萬曆年間的《殊域周咨錄》視鄭和下西洋為負面說法。同時期的《三寶太監西洋記通俗演義》,則是虛構的章回小說,因為對鄭和下西洋富有戲劇性的敘述,世人乃以此傳誦鄭和之功高偉大。《武備志》未言「航海圖」為鄭和航海之圖,但稱道鄭和「不辱命焉」而此圖用以「志武功」。清初《明史》為鄭和立傳,列舉鄭和之大功,謂「自和後凡將命海表者,莫不盛稱和以夸外番…,為明初盛事。」

清末光緒(1875)以後一百年的鄭和研究:

  清末光緒元年(1875),英人梅輝立著〈十五世紀中國人在印度洋的探險〉,引述《西洋朝貢典錄》、《明史》等典籍,宣揚鄭和下西洋之重大成就。其後一百三十年間,西方漢學家對鄭和的研究持續不斷;1930年代法人伯希和,研究鄭和深入且最具代表性,其代表作《十五世紀中國人的偉大航行》,高度肯定讚美。
   中國學者之研究鄭和,始於晚清,1904年梁啟超著〈祖國大航海家鄭和傳〉,內文意旨,同樣地稱頌推崇。民國期間的馮承鈞、向達、張星烺,以至鄭鶴聲,對於鄭和的論述,都有高度評價及推崇。

近二十年的鄭和熱潮:

  近二十年,華人世界積極籌劃鄭和下西洋六百周年紀念。這種風潮主要見於中國大陸,也見於華人居住的臺灣、香港、澳門、新加坡、馬來西亞,以至於美國等地。這些地區,以研討會、紀念會、復原造船、復古航行、影片等方式研究、追憶鄭和;其內容大多視鄭和為民族英雄、愛國典範。

  1994年,美國人李露曄著《當中國稱霸海上》;2002年,英國人孟席斯著《1421---中國發現世界》,將這種肯定讚美的論調,推展到最高潮。

  不過,熱潮之中也有另一種聲音,有人以為鄭和寶船未必有四十四丈,有人以為鄭和到過的地方未必到超越前代,有人主張鄭和航海的意義應當重新評估。這些史觀靜待未來進一步地研究與考證,也留給世人更多反思的判斷空間。

2019 / 10 / 05 更新

收藏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