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福爾摩沙自然史探索-植物篇

 

特展簡介

  十六世紀葡萄牙人船隻經過臺灣海峽,看到臺灣島上鬱鬱蔥蔥的森林時曾經驚嘆:『福爾摩沙』!之後,台灣歷經荷人佔領、鄭成功時代、清廷設府治理、日本治台到國民政府遷台,至今蓊鬱的台灣森林和原始植物逐漸被果園和經濟作物取代,自然植物群落和水泥建物相互興替消長。古早淡水河畔長滿蓪脫木、沙丘上盛開臺灣百合、小山上金毛杜鵑繁花遍野的景象已不復見。一百多年來,台灣的自然面貌歷經了什麼樣的變化?

  自2009年11月18日起在本館生命科學廳陽光過道推出的《福爾摩沙自然史---植物篇特展》,以19、20世紀分別被英人及日本人採集後幾乎消失了近百年,21世紀初才又被國人發現蹤跡的武威山茶為導引,帶領觀眾走進時光隧道,並以 1854年以來台灣各個時期的自然採集者為主軸,和來自本館及國內外學術研究單位的珍藏史料與標本,揭開臺灣自然史中的植物秘辛,重現「福爾摩沙」珍貴的原生物種和自然之美。歡迎您蒞臨採訪報導!

  本項特展展出之珍貴標本及史料包括---

    (一)本館珍藏之福拜斯及漢姆斯萊(Forbes & Hemsley)巨著『中國植物誌』 (Floa of Sinensis,1886-1905) 原版圖書。

    (二)本館珍藏之早田文藏、佐佐木舜一、正宗嚴敬等原版圖書。

    (三)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出借之珍貴玻璃底片及影像資料。

    (四)臺灣大學生態暨演化所植物標本館出借山本由松教授於1947年6月於蘭嶼採集之植物標本。

    (五)自英國邱植物園植物標本館暨圖書館取得之英人採集者珍貴照片。

    (六)日本東京大學総合研究博物館植物標本館出借田代安定之手稿及牧野富太郎、大渡忠太郎、田代安定等於臺灣採集之植物標本。

    (七)日本高知縣立牧野植物園出借牧野富太郎之日記及美國黑船1855年亞洲航行地圖及部分影像。

    (八)臺灣歷史博物館出借之臺灣古老明信片影像資料。

 

展示單元

草木無語

  1854年,臺灣植物透過採集及發表,與世界初見面。之後,歷經荷人佔領、鄭成功時代、清朝廷設府治理、割讓日本到光復、國民政府遷臺,一個半世紀以來,島上的生物平靜的自然興替。少有人察覺,這塊土地已經不一樣了。

  如果告訴您,古早的淡水河畔長滿蓪脫木,附近的沙丘全是臺灣百合,小山上金毛杜鵑處處可見,您相信嗎?臺灣南部滿山遍野的「武威山茶」,在19、20世紀分別被英人及日本人採集後,幾乎消失了近100年,21世紀初才又被國人發現。為什麼? 隨著時間的洪流,歷史演替,原始植物逐漸被作物果園取代,森林地區被水泥建物更換;面對生存環境的壓縮,動物難言,草木也無語。然而,武威山茶的行蹤成謎,應如當頭棒喝,提醒我們反求諸己。

  本展覽將以武威山茶為引,1854年以來不同時期的採集者為軸,請您一起來探討臺灣自然史的植物秘辛。

源起

  從不知名的山茶說起

    …記得那天是2月25日,A. Henry在屏東萬金庄一帶採集,看見一棵約8.5公尺高的常綠喬木,小枝光滑,腋芽覆蓋白色短柔毛,葉子橢圓至倒卵形,先端鈍。由於從未見過這樣的山茶科植物,只能先確定是山茶屬的一種,並紀錄為Camellia sp.,採集號123。

    

  亨利.奧古斯丁

    亨利.奧古斯丁 (Augustine Henry) 1857-1930

    愛爾蘭裔。1892年到臺灣打狗(高雄)擔任海關醫官,並在南臺灣進行植物採集。亨利在臺灣及中國共採集1萬5千多份標本,主要送往英國皇家邱植物園標本館。1896年,發表『A List of Plant form Formosa』(福爾摩沙植物名錄),計1428種維管束植物。

    

  臺灣植物與世界初接觸

    蓪脫木(蓪草) Tetrapanax papyriferus (Hook.) K. Koch. Rice paper plants (Tetrapanax papyriferus (Hook.) K. Koch)

    常綠性小喬木或灌木,全株有褐色星狀絨毛。7 - 12裂掌狀形的單葉。傘形花序密被絨毛,淡黃色。核果球形,成熟黑色。臺灣生長於北、中及東部,海拔300至2000公尺灌叢中。髓心白色柔軟緻密,適合作為造花材料、書畫用紙(rice-paper)等。日治時代要求原住民大量種植,與樟腦、砂糖並列重要輸出品。

    福穹氏 (Robert Fortune) 1812-1880

    蘇格蘭園藝家。1842年至中國採集,引進許多花卉至歐洲。任職中國英國東印度公司時,由中國引進2萬株茶樹至印度大吉嶺,並自中國引進印度及錫蘭的茶,結束中國茶壟斷的市場。1854年4月20日由福州搭船至淡水停留一天,在海邊採集蓪脫木及百合,為臺灣最早植物採集紀錄者。

  你知道黑船嗎?

    1854年,美國北太平探險隊『黑船』,派出航艦到日本、中國等地勘查,亦曾登陸臺灣(基隆)由於美國植物學者C. Wrigh亦在艦上,推測其可能採集。Wrigh先生所得標本主要典藏於美國哈佛大學葛雷植物標本館及紐約植物園植物標本館。

    

  斯溫荷氏

    斯溫荷氏(Robert Swinhoe) 1836-1877

    1856到1866年間數次訪臺,曾任英國駐臺灣副領事及領事,在臺期間大量收集動植物標本,發表許多新的動物名稱,對臺灣貢獻極大,為臺灣早年最偉大的博物學者。所採集之植物標本多送回英國皇家邱植物園(Royal Botanic Garden, Kew)。當時邱園園長及一些植物學家,依其採集的標本發表新物種:

      臺灣清風藤 Sabia swinhoei Hemsl.

      斯氏懸鉤子Rubus swinhoei Hance

      旋莢木Boea swinhoei Hance

      山豬枷Ficus swinhoei King

    斯氏並在1864年出版採自臺灣的植物名錄(List of Plant from Island of Formosa or Taiwan),共記載了246種植物。

    

  韋爾福氏

    韋爾福氏(Charles Wilford) ?—1893

    英國皇家園藝協會成員。1858年先後造訪臺灣臺南、高雄、鵝鑾鼻、蘇澳、基隆及萬華,並採集有園藝或經濟價值植物回英。韋氏在散拿河(現淡水河)邊採集到的植物「雷公藤」,便是依其姓來命名: Tripterygium wilfordii Hook. f.。

     

  漢科克氏

    漢科克氏 (William Hancock ) 1847-1914

    英國業餘植物採集者。1881年4月進入淡水海關工作,餘暇在附近山區採集。1883年將一百種蕨類植物寄交俄國植物學家Maximowicz鑑定,1885年又以相同標本寄交英國邱園貝克博士(J.B. Baker),1885年;貝克博士以「Ferns Collected in north Formosa by Mr. William Hancock」為題將其整理發表。

    

  福拜斯及漢姆斯萊

    福拜斯及漢姆斯萊(F. B. Forbes & W. B. Hemsley)

    中國植物誌(Flora of Sinensis),彙整1886-1905年間,西方人在中國地區採集的植物標本,其中包括採自臺灣的2,000種維管束植物。

    

  馬偕

    馬偕(George Leslie Mackay) 1844—1901

    加拿大傳教士。1872年奉派來臺,抵淡水後創設教堂,服務臺北教區;並租用民房作為「醫館」,創建滬尾馬偕醫院。1882年及1892年分別創辦理學堂大書院(簡稱牛津學堂)和淡水女學堂,以臺語教導民眾認識自然生物。

 

武威山茶小檔案

  「武威山茶」(Camellia buisanensis Sasaki)是由日人佐佐木舜一所命名的臺灣特有物種。本種茶科植物常為當地原住民採集當作茶葉的代替品。由於當時原住民幾乎都是在800公尺以下山地活動,足以表示武威山茶是當地低海拔常見物種,且植物族群數量龐大。然而現今武威山茶只能在近1,000公尺的山區發現,且植株並不多,也顯示了近百年來臺灣原生林受到嚴重的破壞。

  學名:Camellia sinensis

  科名:茶科、山茶屬

  型態:是一種小枝光滑的中型喬木;葉芽光滑或被白短柔毛,葉橢圓或倒卵形,先端鈍形,萼片與花瓣外面被覆短毛。

  分佈:為台灣特有種,目前僅在屏東真笠山發現兩株。

  用途:嫩葉製茶、觀賞。

  

 

特展紀念杯墊

   

  

  

 

新聞稿

  如果告訴您,古早的淡水河畔長滿蓪脫木,附近的沙丘全是臺灣百合,小山上金毛杜鵑處處可見,您相信嗎?台灣南部滿山遍野的「武威山茶」,在19、20世紀分別被英人及日本人採集後,幾乎消失了近百年,21世紀初才又被國人發現。為什麼?一百多年來,台灣的自然面貌歷經了什麼樣的變化?

  由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與行政院國科會共同主辦的《福爾摩沙自然史---植物篇特展》,自即日起在科博館生命科學廳陽光過道展出,以消失近百年後再現蹤跡的武威山茶為導引,帶領觀眾走進時光隧道,跟隨著1854年以來台灣各個時期自然採集者的足跡,以及來自科博館及國內外學術研究單位的珍藏史料與標本,一起揭開臺灣自然史中的植物秘辛。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副館長周文豪在記者會中表示,臺灣有許多原生植物標本現在仍遺落在日本及歐美等國家,雖然無法一一找回,目前透過數位典藏的方式,讓國人可以看見這些曾經在臺灣這塊土地上的植物標本以及相關史料,歡迎民眾踴躍參觀這個特展。

  策展人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植物學組副研究員楊宗愈博士指出,「武威山茶」(Camellia buisanensis Sasaki)是臺灣特有物種,曾於1854年被採集;1931年由日人佐佐木舜一所命名,當時是臺灣低海拔常見物種,且植物族群數量龐大,之後數十年卻因生長環境遭人為破壞,不見蹤跡,直到2003年才有登山客重新發現。科博館在2004年開始種植,現已超過2公尺高,並在特展中亮相,讓國人一窺它的真面目。他並提醒國人愛護環境,以免現在隨處可見的臺灣原生植物,後代子孫卻無法在臺灣的土地上見到。

  《福爾摩沙自然史---植物篇特展》是源自於國科會「數位典藏與學習之海外推展暨國際合作計畫—臺灣散佚海外博物珍品數位化計畫」,內容包括「臺灣生態初記錄」、「臺灣自然誌之肇始」、「從平地到高山」和「臺灣植物誌之誕生」等四個展示單元。除了展出科博館本身典藏的百年前英國自然學家福拜斯及漢姆斯萊(Forbes & Hemsley)之巨著『中國植物誌』(Index Florae Sinensis,1886-1905)及日本自然學家早田文藏(B. Hayata)、佐佐木舜一(S. Sasaki)和正宗嚴敬(G. Masamune)等原版書籍,也有來自農委會林業試驗所出借的珍貴玻璃底片及影像、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的臺灣古老明信片,以及臺灣大學博物館群植物標本館出借山本由松(Y. Yamamoto)教授於1947年6月在蘭嶼採集之植物標本。

  彌足珍貴的是,特展中也呈現了許多散佚海外的博物珍品和數位化資料,包括自英國邱植物園植物標本館暨圖書館取得的英人採集者照片,日本東京大學総合研究博物館植物標本館出借田代安定(Y. Tashiro)之手稿及牧野富太郎(T. Makino)、大渡忠太郎(C. Owatari)、田代安定等臺灣採集之標本,日本高知縣立牧野植物園借牧野富太郎之日記、採集任命狀、購買槍枝許可證等。

  負責策劃展覽的科博館植物學組副研究員楊宗愈博士表示,十六世紀葡萄牙人船隻經過臺灣海峽,看到臺灣島上鬱鬱蔥蔥的森林時曾經驚嘆「福爾摩沙」!之後,台灣歷經荷人佔領、鄭成功時代、清廷設府治理、日本領台到國民政府遷台,至今蓊鬱的台灣森林和原始植物逐漸被果園和經濟作物取代,自然植物群落和水泥建物相互興替消長。古早淡水河畔長滿蓪脫木、沙丘上盛開臺灣百合、小山上金毛杜鵑繁花遍野的景象已不復見。

  依據史料記載,臺灣有過最早的植物採集紀錄,是在1854年由英國人福穹氏(R. Fortune)在臺灣停留一天所得。其採集的標本「蓪脫木」(Rice paper plant)尚留在英國皇家邱植物園(Royal Botanic Gardens, Kew)中,記錄寫著:『採自淡水,福爾摩沙』。之後有韋爾福氏(C. Wilford)、斯溫荷氏(R. Swinhoe)、俄得漢氏(R. Oldham)、強拜爾氏(R.W. Campbell)及亨利氏(A. Henry)等人,在臺灣停留期間或多或少都做了一些植物採集工作,使當時臺灣低海拔的植物種類得以被紀錄和保留下來,許多標本至今都還保存在歐美的植物標本館中,讓我們可以約略勾勒出1854-1895年間漢人活動區域及一些低海拔地區的植物相。

  1895年清廷與日本簽定馬關條約以後,開始了日人領台時段。在50年間,日人為了統治臺灣,進行各方面的資源考察。目前已知最早的採集紀錄是牧野富太郎、大渡忠太郎及任職於俄羅斯使館的矢野勢太郎(S. Yano)。前二者首先於1896年在臺灣北部採集,其標本主要存放在東京大學植物標本館中;後者在1896-97年於臺灣各地採集(包括蘭嶼、綠島),所採得之標本幾乎全部存放在聖彼得堡科馬諾夫植物研究所植物標本館中;再來就是大渡忠太郎、三宅驥一(K. Miyake)等於1898年在臺灣短暫的採集。

  隨著山區「生蕃」的平定,日人對臺灣山區的植物也大面積調查與採集,臺灣現今的大多數高山,幾乎都是日人領台時期被首次登頂的。而植物學家伴隨著登山客、嚮導、警衛,方能進入群山峻嶺中去採集,所得之標本,在當時多是送去東京大學,及後來的臺灣總督府中央研究所林業部臘葉標本館(現今為農委會林業試驗所植物標本館)及「台北帝國大學」(現今之臺灣大學),交由當時的研究員或講座教授早田文藏、川上瀧瀰氏(T. Kawakami)、金平亮三(R. Kanehira)、工藤祐舜(Y. Kudo)等人處理。

  事實上,在短短20年間,單單早田文藏博士一人,就發表了上千種的新種類。而這些日人所採集的標本,除了模式標本多存放在日本東京大學、京都大學外,其餘還是在臺灣林業試驗所植物標本館及臺灣大學博物館群植物標本館。

  楊宗愈博士表示強調,在全球環境變遷及地球暖化的議題下,我們更能體會當年「福爾摩沙」意涵,當時的天然林相所蘊藏的豐富資源,是我們今天無法想像的。而身為臺灣人,我們應該知道當年先人抵台的環境,雖然是「篳路藍縷,以啟山林」,但是經過數十年的開墾,仍然保有濃密的森林,讓十九世紀中葉的西方人仍採集到許多珍貴的原生物種。到十九世紀末日本人進行全面調查採集時,仍發現許許多多臺灣的特有物種。現今臺灣森林的被破壞,越來越多外來物種侵入,使得許多原生種族群數量減少,甚至在臺灣滅絕!我們若不珍惜自然資源,與大自然和諧相處,再一個50年過後,我們可以留下什麼植物資源給下一代呢?

    

  圖一、現場貴賓與本特展主角「武威山茶」合影,並由楊宗愈博士親自導覽解說。

  圖二、《福爾摩沙自然史-植物篇特展》以消失近百年後再現蹤跡的武威山茶為導引,帶領觀眾走進時光隧道,一起揭開臺灣自然史中的植物秘辛。

  圖三、展場設置「連連看」互動式遊戲,考驗民眾認識多少植物。

 

先睹為快

  

  

  

2019 / 10 / 21 更新

收藏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