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力鼓百合展

 

引言

  什麼是「力鼓」百合呢?依據魯凱語的含意,指的是「榮耀的百合」。一種遍佈於台灣的原生種植物─台灣百合(Lilium formosanum Wallace),由於頗具觀賞價值,早就被園藝界拿來當觀賞植物栽培;然而為什麼邂逅了魯凱族之後就具有「榮耀象徵(lrigu)」呢?這是一個頗耐人尋味的問題,就讓我們來看看居住在屏東縣霧台鄉霧台部落的魯凱族人怎麼說。

  百合花的佩戴在魯凱族是象徵著男子的狩獵豐碩及女子的貞潔。

 

魯凱族的文化脈絡

  由於地緣關係,魯凱族的居住地被人口眾多且分佈在海拔較低區域、與外族接觸較早的排灣族所包圍,加上兩族間的文化交流頻繁,因此早期外族的人常常將魯凱族人誤認為排灣族人。

  魯凱族主要分佈在中央山脈南段兩側,人類學家依據語言及文化的特徵,將魯凱族分為下三社(又稱濁口群,居住在高雄縣茂林鄉)、東魯凱群(又稱大南群,居住在台東縣卑南鄉東興村)及西魯凱群(又稱隘寮群,居住在屏東縣霧台鄉)等三個社群。

  魯凱族的社會階層可分貴族(taliyalalai)及平民(lakawkawlu),且由長子繼承本家;貴族又分為當家的大頭目(yatavanane)與非當家的小頭目 (tagiyagi)。貴族等級不同,特權就不同。一般土地、水源河川、獵場、服飾權、名制、頭飾權等,都歸頭目所有;平民需透過儀式及納貢(swalupu),方可取得使用權。

  石板屋是魯凱族的主要建築。刺繡表現在族人的服飾上,以十字繡及琉璃珠繡為主,色彩偏好橙、黃、綠三色,圖案則來自神話傳說及其文化特質,如人形紋、百步蛇紋、陶壺紋等紋飾。

 

魯凱族植物頭飾的起源

  深居山林的族人,到田?工作途中常經過不潔的場所(taidridringane) ,族人(尤其是婦女)會用植物放在額頭掩飾面貌以避邪靈,又可當彼此辨識的記號(supungu),這樣的行為與獵人們在路旁以植物做記號(supungu)類似。久而久之這種作為記號佩戴的植物,演變成日常工作佩戴的頭飾。

  魯凱族在植物頭飾的裝飾上富有變化與代表性,尤其是在嚴謹的社會階層中,族人可藉由植物頭飾顯示個人或家族的榮耀,慢慢地就形成魯凱族的頭飾文化特色。

 

頭飾的種類及佩戴方式

  頭飾因材料可分植物頭飾(bengelrai)及非植物頭飾;植物頭飾的材料採自植物的葉(含葉鞘)、莖葉(含嫩梢)、花、果實以及少數的根;而非植物頭飾的材料則採自動物的角、牙齒、獸皮、羽毛及昆蟲。

  植物頭飾依其佩戴權的取得限制可分具榮耀象徵的頭飾及一般性頭飾,且因佩戴方式可分為額飾、環飾及插飾三類;而非植物頭飾則可分為男子頭冠(如琉璃珠pagamucu、熊毛皮cumaai、山豬毛皮babuui、鹿角salawngane、山羌kisisi等)、男子頭巾(tawpu)、女子頭冠(gecegece)及女子頭巾(taitharare)四類。

 

具有榮耀象徵之植物頭飾佩戴權的取得

  佩戴權的取得方式,需符合部落的規範,且需向擁有頭飾佩戴授予權的貴族納貢。透過取得榮耀象徵的頭飾機制,促使整個霧台部落不同身份、階級及社群間的社會關係更加緊密,消弭彼此之緊張與衝突。

  雖然貴族擁有一些頭飾佩戴的權力,但若要取得象徵個人能力榮耀的頭飾,也必須要依上述方式。反觀平民只要個人能力得到部落的認可,或透過一定的送禮儀式(twalrevege),並完成納貢程序,也可取得榮耀象徵的頭飾佩戴權。

 

魯凱族用於頭飾的植物材料

額飾dukipi si supungu

  傳統上用於具有榮耀象徵意義額飾的植物有百合花、玉葉金花、文珠蘭等;而阿里山千金榆、櫸、楓香、黃連木等植物的新梢,大冷水麻和澤蘭類的莖葉,以及西施花、蛇根草、角桐草等植物的花可當實用性的額飾材料。

環飾rtheathe si karasupungu

  傳統上用於具有榮耀象徵意義環飾的植物有黃水茄(含乾燥的)、辣椒(含乾燥的)、小米、萬壽菊、五節芒、百合花(乾燥的)等;而稀子蕨、排香草、烏皮九芎(帶花及葉的嫩枝)等植物,可當實用性的額飾材料。

插飾civare

  傳統上用於插飾的植物有百合花、石菖蒲、芋頭葉、黃連木、西施花等,就魯凱族傳統的植物頭飾而言,男子的插飾都為具有榮耀象徵意義,而任何植物(百合花及石菖蒲除外)都可用於女子實用性的插飾。

栽培植物nilredredrekane ka taleke

  在魯凱族傳統栽培作物中,也有赤藜、花生、辣椒等果實,以及荖藤(含花果)、甘藷等莖葉用於環飾;白菜類蔬菜及香蕉的葉片用於額飾。而紅蝴蝶及重瓣梔子花(園藝品種)等觀賞植物,雖然是外來種,何時成為魯凱族傳統具有榮耀象徵意義的頭飾材料,頗耐人尋味。

男女有別ku bengelrai ki swavalai si ababai makaela

  用於頭飾的植物中,有些因使用者的性別不同而具有不一樣的意義。例如黃連木的嫩梢是女人喜愛的額飾,而在霧台的魯凱人卻認為只有身體硬朗且有力量的男人,才可插戴;西施花的花是女人的額飾,男人則是獵鹿高手的插飾;重瓣梔子花的花是女人的額飾,男人則要獵到五隻母山豬才可插戴;石菖蒲為不同部落的男女經結親儀式後女子取得的插飾,然而在男子則必需是征戰勇士才有資格插戴。

 

魯凱族植物頭飾的變遷與文化傳承

1.植物頭飾編織的多樣性(tatubengelrangelradhane ka taithathathaane)

  頭飾編織技巧是魯凱族婦女必備的技能,不同的頭飾及植物材料,各有不同的處理方法。憑著個人的巧手與天分,各有不同的頭飾設計,營造了魯凱族文化的美感與豐富度。在編製的過程中,婦女仍堅持自己頭飾佩戴權的限制且不踰越。

2.頭飾材料的變遷(tamaelane ku satubengelradhane)

  由於政治及宗教信仰而使傳統的頭飾制約功能不再、生活方式改變造成對頭飾榮耀的價值觀產生偏差、豐富的外來種植物種類、..等等因素,造成了具有榮耀象徵的百合花、紅蝴蝶等額飾以及黃水茄環飾,大量產生替代品,對傳統文化亦造成影響。

3.文化採借的衝擊(takivangavangane ku twalai latare ku kakwakudhaane)

  近年來由於各族群交流頻繁,族群間文化採借的現象普遍提高,對於無權佩戴百合花額飾的人來說,會將愛美的心專注在實用性植物頭飾上,以吸引眾人的目光,間接也影響傳統文化中貞節觀念;同時也因文化採借的關係,混淆了排灣族與魯凱族在頭飾上的傳統意義。

4.文化傳承(sapaucungulane ku benka ki ngudradrekai)

  嚴謹的植物頭飾佩戴規範,是族人追求榮耀的動力,可藉以維繫社會階層結構,這是男人奉獻部落的一股力量,也是女子品德的一大肯定,在世風日下的社會已成為倫理的典範。然而卻因傳統權力的削弱,以致佩戴規範一再受到挑戰,使原本需透過儀式取得的佩戴權,淪為私下的買賣。如此一來,不但失去倫理的約束力,也使代表魯凱族文化的榮耀瀕臨瓦解,讓族人莫衷一是,無所適從。這對魯凱族甚至台灣南島民族,將是文化資產的一大損失。

 

展場介紹

展場1 展場2

2019 / 10 / 07 更新

收藏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