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城市考古

 

特展說明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自2010年2月10日起在第三特展室推出《城市考古-滄海桑田話台中》特展,以新近挖掘台中十二期重劃區出土珍貴的標本為主,再搭配七期精華區鑽探出土的岩芯,時空分佈由遠而近,透過考古發現訴說城市的故事,對瞭解中部地區自古至今的演化具有特殊的自然史及文化史意義。歡迎您和我們一起加入城市考古行列!

  考古遺址是脆弱稀少、不能取代與無法再生的文化資產,近年來隨著經濟的快速成長,眾多遺址已因土地的開發與工程的建設而遭到毀壞,珍貴的資料因而消失。台中市目前已知的遺址有22處,台中縣的遺址登錄已達136處。您可曾想過,就在我們住家附近未經擾動的農田或公園地下,可能遺留著史前人所用過的器物呢?

  從各遺址地點的時空分佈來看,大台中都會區的遺址資料就像一部史書,始自4,000年前。在史前台中人居住的地方如台中公園、惠來遺址、中興大學等,近年來經由挖掘出土的史前遺跡與遺物而有了初步的輪廓。考古學者從遺物器型比對分析和碳十四定年結果,得知中部地區包含牛罵頭文化 (4,500~3,000 BP)、營埔文化 (3,000~2,000 BP)和番仔園文化 (2,000~400 BP)。由遺物及遺跡證據,可知台中縣、市均經歷過新石器時代至鐵器時代,先民的生計活動從採集游獵到農耕定居。

  考古是為了理解過去的文明與歷史脈絡,其結果卻能讓人們更瞭解現在。中部地區的考古研究工作尚有許多待解決的問題,未來的大台中都會必須啟動遺址的保存與發展機制。近日欣聞台中市府通過將惠來遺址指定為市定遺址,台中縣也已指定牛罵頭、清水‧中社、七家灣三處為遺址。顯然考古學在社會層面的影響,經由新的考古發現及傳播媒體的報導,已逐漸潛植在大眾內心,對於未來推動文化資產的保存具有正面的意義。

 

展示單元

  台中考古遺址地圖

    台中市目前已知的遺址地點有22處,台中縣的遺址已登錄有136處。您相信史前台中人居住的地方,很可能就在住家附近未經擾動的農田或菜園遺留著先民使用過的器物,您曾想像過當1500年前的營埔人看到1500年前牛罵頭人遺留器物時的困惑表情嗎?

    從各遺址時空分佈的地點來看,台中地區的遺址資料就像一部史書,自4000年前開始描述古早台中人的故事,在不同的時空環境下,也發生了好幾次的器物風格、聚落型態和文化行為等的轉變,直到了漢人社會移入台中盆地內記錄了平埔族文化並開拓了自己的疆域。本次展出以十二期重劃區新近挖掘的公兼兒六基地出土標本為主,再搭配珍貴的七期精華區鑽探出土的岩芯,時空分佈由遠而近,對瞭解中部地區古代至今環境變遷具有特殊的自然史及文化史意義。

    考古學在社會層面的影響因新的考古發現及傳播媒體的報導已逐漸潛植在大眾的內心,我們相信這股力量對推動文化資產的保存具有正面的意義。這一部史書,目前從4000年開始撰寫,或許未來會發現更早的文化,考古學家的工作希望能從因都市開發而可能被破壞的遺址中搶救出古早的故事,您的關心及參與可以讓這部史書更為完善!

    台中考古遺址地圖

  滄海桑田話台中

    沈積物為古環境訊息的主要載體,為研究古環境的物質基礎,由於沈積物堆積過程較為複雜,因此要判斷古代的沉積環境,可以由遺址挖掘的剖面或鑽探岩芯的沉積構造來研判,同時配合現今地理環境。再根據沉積物中焦碳的碳十四年代來解讀各時期的沈積環境。

    台中市新市政中心預定地岩芯鑽探地下20米,由地表下1.5至1.9米得到3個碳十四年代,分別屬距今1300到1600的番仔園文化層與距今2500到2750的營埔文化層。地表下2.1米厚泥夾薄砂層得到一個碳十四年代,距今約4990到5310,當時的沈積環境是河間濕地或水塘,3公尺以下礫石具風化圈,則是之前古大甲溪南流時的辮狀河河道堆積物。

    滄海桑田話台中

  台中盆地

    台中盆地的形成與新生代晚期的蓬萊造山運動有密切關係,由於菲律賓海板塊由東南向西北方向碰撞上歐亞大陸的邊緣,使得花東縱谷西側的地層被推擠。

    大約在3百萬年前,中段雪山山脈隆起,同時造成前緣的西部麓山帶山脈形成褶皺山脈與凹陷的前陸盆地,台中盆地就屬於凹陷的前陸盆地。約1百萬年前雙冬斷層急劇的活動,約70萬年前車籠埔斷層形成,西緣形成台中盆地,約50萬年之後,台中盆地西側形成彰化斷層。

    台中盆地東到車籠埔斷層,西到大肚、八卦台地東麓,北到大甲溪,南到濁水溪,是台灣最大豬背盆地(其中一種前陸盆地)。車籠埔在數萬年前活動,斷層下盤陷落,地勢低窪、衆水匯歸。包括烏溪、大里溪、及其支流筏子溪會集形成大肚溪,切穿大肚、八卦台地注入台灣海峽。

    台中盆地

  台中史前文化

    在考古學的概念中,遺址指的是過去人類在此活動並且留下相關線索,是一處包括各種文化遺物與遺跡的地點。不論大自然或人類活動之後,終會在土壤、活動的區域造成「凡走過必留下痕跡」的遺留。也就是說,一個地方如果被辨識出有史前人類的行為與活動,那土地就是一本無字天書,可以幫助大家認識過去、開創未來。

    1.牛罵頭文化(距今4500-3000年)

      台灣中部目前發現最早的文化是新石器時代中期的牛罵頭文化,以台中縣清水鎮牛罵頭遺址為代表。該時期出土以紅、褐夾砂陶為主,器型多三連杯、罐、缽、盆形器,常見拍印的繩紋施於器皿的肩、腹部。石器有斧鋤形器、石刀、閃玉錛、石鏃、網墜、凹石、石片器、石錘等農業和漁獵生活的用具。

    2.營埔文化(距今3000-2000年)

      牛罵頭時期雖適合史前時代的人群長久定居,但因河流改道氾濫造成族群遷徙,並擴張生活領域到內陸平原與丘陵邊緣。之後新石器時代晚期的營埔文化進入,以台中縣大肚鄉營埔遺址為代表。當時地形面穩定,帶有稻穀痕的黑色陶片証明已是栽培種,大量的石刀、石鋤、網墜、砥石、石片器、石核等工具顯示農、漁獵、採集同時並進,以養活眾多人口。

    3.番仔園文化(距今2000-400年)

      河川再次氾濫頻繁改道,地層中顯示局部營埔文化層、牛罵頭文化層被侵蝕。當時營埔文化族群遷徙適應不同地理環境,其文化內涵發展具多樣性。待當時古地面穩定後,氾濫減少,部分營埔文化後裔發展成番仔園文化。

      番仔園文化已進入鐵器時代,其主要分佈於台灣中部沿海地區,範圍由大肚台地西側緩坡往南延伸至八卦台地,代表遺址為大甲鎮番仔園、台中惠來遺址上層、沙鹿南勢坑遺址、彰化中山國小遺址等。

    4.從牛罵頭文化到現在

      約四百年前漢人來台移墾、耕土層顯示當時水田耕作,之後現代建築大樓蓋起。目前一般學者認為番仔園文化是已漢化平埔族的祖先遺留,推測早期的生活環境因為少了大甲溪的威脅,每年筏仔溪、旱溪夏天靠著大肚台地匯集的溪水,加上偶而暴雨,居民為了取水方便仍靠河居住。

    台中史前文化 台中史前文化2

  牛罵頭文化

    牛罵頭文化距今4500-3000年,是台灣中部發現最早新石器時代中期文化,以台中縣清水鎮牛罵頭遺址為代表,在台中市惠來遺址下層、台中公園、中興大學、西墩里遺址都有發現牛罵頭文化。這時期出土遺物以夾砂紅、褐陶器為主,多為罐、缽、盆形器,常見拍印的繩紋施於器皿的肩、腹部。石器有斧鋤形器、石刀、石錛、石鏃、網墜、凹石、石片器、石核等農業和漁獵的用具,此外發現玉製的錛、鏃等小型工具,其材料應產自花蓮縣豐田,顯示在新石器時代中期,台中地區的史前居民已經與台灣東部地區人群有交易行為。由於農業發展,這個時代的聚落逐漸增大,並向丘陵及低海拔山區擴張。當時生業型態是以農耕為主,並兼行漁撈和狩獵。由於農業發達,這個時期聚落逐漸增大,常見十萬平方公尺以上的大型聚落。

    牛罵頭文化 牛罵頭文化2

    左圖:公兼兒六基地位於中彰快速道路與福科路交界處的西墩里遺址,探坑試掘出土大量的史前牛罵頭時期遺物,石器包括磨製的石錛、打製的斧鋤形器、砍砸器、石片器、石錘與玉飾

    右圖:牛罵頭時期的陶片易碎因此起土前必須先用B72進行維護

    陶容器的紋飾為代表牛罵頭時期的拍印繩紋,另有連杯器的杯面、圈足、陶把、缽形器、豆形器、缸形器等。其中以連杯器最多、目前可復原有8件,伴隨著許多體積小,呈長扁形的玉片。玉片有兩種,一為一端帶齒梳造型,另一種則較窄薄,沒有齒梳。這兩種形式的一端兩側都有缺刻,可能為繫繩之用,應為玉飾。另外兩件特殊的閃玉質矛、刀型器,沒有消耗痕,應為祈求農漁獵豐收的宗教儀式所使用的禮器。本次公兼兒六基地試掘出現碳標本經送往美國佛羅里達州BETA實驗室做碳十四定年分析顯示年代約距今4250至3880之間。

    牛罵頭文化3

  營埔文化

    牛罵頭時期雖適合史前時代的人群長久定居,但因氣候劇烈變化、河流改道頻繁造成族群遷徙,之後新石器時代晚期的營埔文化進入,以台中縣大肚鄉營埔遺址為代表。當時地形面穩定,帶有稻穀痕的黑色陶片証明已是栽培種,大量的石刀、石鋤、網墜、砥石、石片器、石核等工具顯示農、漁獵、採集同時並進,以養活眾多人口。1999年科博館考古隊在台中縣營埔遺址及2009年在台中市新市議會預定地及中興大學試掘,均發現營埔文化遺留。

    營埔文化 營埔文化2

    左圖:台中市政北一路的新市議會預定地試掘

    右圖:中興大學試掘灰坑出土營埔文化陶器

    營埔文化為台灣中部地區新石器晚期的主要文化,以台中縣大肚鄉營埔遺址為代表,年代為距今3000~2000年前。這時期的文物以灰黑色的陶器為主,亦有紅褐色夾砂陶。多數掺有細砂,少數泥質,間有磨光與黑彩者。紋飾種類繁多,有圓圈紋、凹弦紋、羽狀紋、斜行線紋、菱形方格文、波浪紋、貝紋、附加堆紋、彩繪紋等。器型有缽、束腰罐、帶流罐、豆型器、獸足鼎形器等。

    營埔石器的數量與種類很多,有石鋤、石刀、石鏃、石錛、巴圖形石器、石片器、砥石、網墜等,顯示當時的人群從事農業、漁撈和狩獵等生計活動。其中巴圖形石器僅刃部具有軟性消耗痕,應為祈求農穫豐收時象徵性使用的禮器。營埔文化的分佈區域相當廣泛,台灣中部濁水溪、大肚溪、大甲溪流域中下游一帶均有,大部分在平原與台地,也有部分向山區擴展,南投鎮軍功寮,集集鎮洞角、大坪頂、草嶺頂,竹山鎮竹山神社、彰化牛埔遺址上層,甚至遠達林內坪頂與埔里水蛙窟遺址。顯示當時的人群向各地遷徙,適應不同自然環境,文化內涵發展也具有多樣性。

    營埔文化3

  番仔園文化

    番仔園文化分布範圍包括台中縣大肚台地西側緩坡、台中盆地、往南延伸至八卦台地、北至苗栗縣南部海岸丘陵。代表遺址包括台中縣大甲鎮番仔園、外埔鄉麻頭路、清水鎮清水中社、沙鹿鎮鹿寮遺址、南勢坑遺址、龍井鄉山腳、龍泉村、台中市南屯區山仔腳遺址、西屯區惠來遺址上層等,年代距今約2000至400年之前。

    番仔園文化 番仔園文化2 番仔園文化3

    圖一:中市南屯區山仔腳遺址挖掘

    圖二:台中縣清水中社遺址挖掘

    圖三:台中縣鹿寮遺址貝塚

  番仔園文化的遺址往往出現貝塚。除貝類外,還有鹿、羊、豬、鳥和魚骨的出現。陶器方面則以精緻的黑灰色陶器為主,紅褐色陶居次。陶片常見連續刺點紋、波浪狀櫛紋、圈點紋、方格紋、魚骨形紋。石器數量較少,以礫石片打製石刀、磨光的馬鞍形石刀、石錘等較常見。大甲番仔園、龍泉村、南屯山仔腳及鹿寮等遺址都出土鐵刀,推測當時已經使用鐵器。

  蕃仔園文化分為早期的番仔園類型和晚期的鹿寮類型,番仔園類型的年代距今1600年前,存續至距今800年前左右。在番仔園遺址、麻頭路遺址、龍泉村、清水中社、惠來遺址都有發現墓葬,葬式為俯身葬,有少數使用覆面陶之行為。石器的類型包括打製石鋤、磨製長方形帶孔石刀、馬鞍形石刀和凹石等,但以礫石片打製石刀為數最多,也最具特色。骨角器有骨鏃、骨錐和尖狀器等。番仔園遺址出土玻璃和瑪瑙珠,推測當時與東南亞民族有貿易行為。

    平埔族是對居住在台灣平原地區的許多南島語系原住民族群的泛稱。中部地區的平埔族文化,根據學者的分類有五大族群:巴布薩(Babausock)、拍瀑拉(Papora)、洪雅(Hoanya)、巴則海(Pazeh)、道卡斯(Dokas)。然而與漢人數百年來的交流,平埔族的風俗習慣、語言逐漸消失而難以考據。現今在學者與平埔族後裔的努力下,正逐漸找回部分的習俗及語言。據《臺海使槎錄》:「大肚山形,遠望如百雉高城,昔有番長名大眉。」這個番長在文獻中被稱為「大肚番王」。他在鼎盛時期統轄二十七個村社,後來有十個村社脫離,長期直接統轄之地則維持十七或十八個村社。根據考古學者的研究,台中地區史前時代的番仔園文化就是平埔族群祖先的遺留。

  南勢坑遺址

    南勢坑位於臺中縣沙鹿鎮,最早由業餘考古家王鴻博(本名王三派)於1948年發現,王氏在民國42年5月白色恐怖時期遇難後,僅遺留下獄中完成的「南勢坑史前遺蹟」紀錄手稿,由家屬保存下來。2002年,本館人類學組屈慧麗於田野工作中結識王氏女兒釋常慈和而獲知王氏遺稿,2003年由常慈法師陪同下於南勢坑一處民宅興建工地再度發現和確認,通報臺中縣文化局派員處理和進行緊急搶救,即為「南勢坑遺址文化層剖面」。

    南勢坑遺址

    上圖:南勢坑遺址探坑界牆剖面

    鹿寮類型是緊接番仔園類型發展而來,距今約800至400年前。出土陶器以淺褐色為主,器型主要是大口罐型器,製作上大多經過抹泥加工,因此顯得細緻。紋飾上以拍印方格紋、魚骨紋、斜方格紋、條紋為主。據《臺海使槎錄》:「大肚山形,遠望如百雉高城,昔有番長名大眉。」這個番長在文獻中被稱為「大肚番王」。他在鼎盛時期統轄二十七個村社,後來有十個村社脫離,長期直接統轄之地則維持十七或十八個村社。

    中村孝志(2002:71-102)驗證Quataongh即大肚王之後,進一步討論其在荷蘭時期統治的十九、二十個村落名稱,並推論大肚王所屬的大肚社,傾向於以女性為核心來維持家系。這些遺址包括清水鎮中社遺址上層(牛罵社)、沙鹿鎮鹿寮遺址(沙轆社)、。龍井鄉龍泉村遺址文化層的上部(水裡社)、大肚鄉山仔腳遺址、頂街遺址上層(大肚中、北社)、大肚鄉新興村(大肚南社)。

  惠來遺址的俯身葬

    俯身葬是指人死亡之後,被以臉部朝下,身軀平直,雙手平放在身體兩側或擱在腰側的姿勢被放入木棺或石板棺等葬具中,從這個定義看來,「俯身葬」是從死者被其家人埋葬的「葬姿」而命名的,因此當我們看到「俯身葬」這個名詞的時候,就可以馬上聯想到死者身體朝下的埋葬姿勢。

    考古學家在發掘遺址的過程中,如果出土墓葬現象,要如何判定它是不是俯身葬呢?這種埋葬方式最大的特點就是頭部朝下,臉偏一側。因此如果是保存完整部分頭骨而且沒有被其他外力擾亂的墓葬,從頭骨的方向很容易就可以判定是否為俯身葬姿。若是沒有頭骨遺留的墓葬,考古學者通常會根據其他部位的人骨遺留,檢視一些特定骨頭的前側是否朝下來判斷,此外,還可以藉由腳跟的最高點與身體軀幹最高部位的高度比較來判定,若腳跟最高點高於軀幹最高部位,則可以判斷這個墓葬應為俯身葬。

    台灣最著名的俯身葬出現在鐵器時代西海岸中部的番仔園文化中,包括大甲番仔園、麻頭路、龍泉村、清水、鹿寮、惠來遺址等隸屬於番仔園文化的遺址。這些遺址使用俯身葬法與台北十三行的屈肢墓葬現象完全不同。從已有的墓葬資料來看,俯身葬是番仔園文化中目前已知唯一的埋葬方式,這種特殊的埋葬方式突顯了中部番仔園文化與其他地區的不同,也正因為它所具有的獨特性,使其成為判定番仔園文化的重要依據之一。至於利用俯身葬來埋葬死者的人群,他們為什麼要使用此種特殊的埋葬姿勢?這是否反映了他們對死亡、人的身體的看法?甚或是其特有的文化理念或宇宙觀等,目前考古學者還無法有明確的定論,不過這是一個很有趣的議題,期望能有更多的研究資料進行討論。

    「小來」是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民國92年9月30日在惠來里挖掘出土第一座墓葬,碳十四年代距今1250±40BP,在「失落史前惠來人」特展時,小來經中部觀眾票選而命名。

    林健成先生根據人類學組提供的小男孩頭骨測量數據,繪圖、確認骨骼構成、加上肌肉和軟骨、添上腺體脂肪組織、特徵細部修飾、皮膚紋理構成、整體細部修飾、取模、成形、植髮修飾髮樣、眼框內安上眼球、植上眉睫毛樣、膚色表面質感處理、整體構成。這次展出以小來復原過程的三座塑像為主,並配合人類學組工作人員從一四四號抵費地進行的搶救發掘工作中,復原出土陶器。

    數千年以前筏子溪在台中盆地西側蜿蜒,她是史前台中人的血脈,孕育了無數的生命,小來的家在筏子溪附近的惠來里。目前展示的罐、缽、瓶、瓢、蓋等是以二千年至四百年前流行在中部地區番仔園文化的灰黑夾砂陶為主。這是小來和他親戚當時的日常生活用品,破碎後丟棄,修復者把它們像拼圖一樣重組。

    「鄉親、土親、文化親」,從挖掘出土的器物呈現,我們的努力是希望更多人瞭解居住過台中都會區的一些人和他們的一些事。

    惠來遺址的俯身葬

    上圖:小來復原過程的三座塑像

  台中盆地的古早動、植物

    @動物

野兔 狗獾 梅花鹿
野豬 食蟹獴 鯰魚

    @植物

圓果青剛櫟

 

圓果青剛櫟 (image, excavated specimen, current specimen)Scientific name: Cyclobalanopsis globosa
惠來遺址144號地B區P43L10文化層出土,殼斗科的常綠喬木堅果,飽滿而富含養份,可為食物來源。現生族群主要分佈在台灣中北部的低海拔山區海拔高度約在900公尺以下。

苦楝

 

苦楝Chinaberry tree (image, excavated specimen, current specimen) Scientific name: Melia azedarach L.
楝科的落葉喬木,果圓卵形或近球形,成熟時會由綠轉黃。台灣主要分佈於全省原野山麓。也稱苦楝,其諧音為苦苓,有「可憐」之音,因此,漢人的宅院多不種植,在惠來遺址灰坑中常發現燒焦的苦楝子,推測是當燃料用。

梅子 薔薇科梅

 

梅子 薔薇科梅(王秋美攝)Prunus mume (Sieb.) Sieb. & Zucc.
惠來里遺址B區P39L10文化層出土,梅 是薔薇科的小喬木,原產於中國南方,早已被廣泛栽培於中國、日本、韓國,歷史已超過千年。果實成熟約2~3公分大小,是普遍且容易取得的果子。

油葉石櫟

 

油葉石櫟Pasonai konishii (Hay.) Schottky
惠來里144號地A區P38L11文化層出土,殼斗科的中型常綠喬木果實,是很可觀的營養來源。油葉石櫟是台灣的特有種,主要分佈於中部和南部的低海拔山區。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植物學組黃俊霖先生表示,雖然石櫟含澱粉油量豐富,但和其他可食的野生食物一樣含有丹寧酸(tannin),所以經過燒烤後,可能味道較不苦。

稉稻

 

稉稻Oryza sativa Japonica (日本型) type
惠來遺址144號地A區P38L11文化層出土,油葉石櫟伴隨數顆碳化稻米。經中興大學農藝系鄧資新教授鑑定為稉稻。

 

先睹為快

    先睹為快1

    先睹為快2 先睹為快3

    先睹為快4 先睹為快5

 

新聞稿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自2010年2月10日起在第三特展室推出《城市考古-滄海桑田話台中》特展,以新近挖掘台中十二期重劃區出土珍貴的標本為主,再搭配七期精華區鑽探出土的岩芯,時空分佈由遠而近,透過考古發現訴說城市的故事,對瞭解中部地區自古至今的演化具有特殊的自然史及文化史意義。歡迎您和我們一起加入城市考古行列!

  考古遺址是脆弱稀少、不能取代與無法再生的文化資產,近年來隨著經濟的快速成長,眾多遺址已因土地的開發與工程的建設而遭到毀壞,珍貴的資料因而消失。台中市目前已知的遺址有22處,台中縣的遺址登錄已達136處。您可曾想過,就在我們住家附近未經擾動的農田或公園地下,可能遺留著史前人所用過的器物呢?

  從各遺址地點的時空分佈來看,大台中都會區的遺址資料就像一部史書,始自4,000年前。在史前台中人居住的地方如台中公園、惠來遺址、中興大學等,近年來經由挖掘出土的史前遺跡與遺物而有了初步的輪廓。考古學者從遺物器型比對分析和碳十四定年結果,得知中部地區包含牛罵頭文化 (4,500~3,000 BP)、營埔文化 (3,000~2,000 BP)和番仔園文化 (2,000~400 BP)。由遺物及遺跡證據,可知台中縣、市均經歷過新石器時代至鐵器時代,先民的生計活動從採集游獵到農耕定居。

  考古是為了理解過去的文明與歷史脈絡,其結果卻能讓人們更瞭解現在。中部地區的考古研究工作尚有許多待解決的問題,未來的大台中都會必須啟動遺址的保存與發展機制。近日欣聞台中市府通過將惠來遺址指定為市定遺址,台中縣也已指定牛罵頭、清水‧中社、七家灣三處為遺址。顯然考古學在社會層面的影響,經由新的考古發現及傳播媒體的報導,已逐漸潛植在大眾內心,對於未來推動文化資產的保存具有正面的意義。

  城市考古中特展》策展人屈慧麗為現場觀眾解說西墩里遺址最新發掘的石器、三連杯、玉矛、玉片與玉飾等豐富文物 《城市考古中特展》正式開幕,台中市文化局黃國榮局長、洪嘉鴻市議員、科博館張天傑館長及黃國書市議員(由左至右)在策展人屈慧麗(左一)導覽解說下參觀展覽 猜猜看,這些史前人留下的器物到底有什麼用途呢?

  圖一:《城市考古中特展》策展人屈慧麗為現場觀眾解說西墩里遺址最新發掘的石器、三連杯、玉矛、玉片與玉飾等豐富文物

  圖二:《城市考古中特展》正式開幕,台中市文化局黃國榮局長、洪嘉鴻市議員、科博館張天傑館長及黃國書市議員(由左至右)在策展人屈慧麗(左一)導覽解說下參觀展覽

  圖三:猜猜看,這些史前人留下的器物到底有什麼用途呢?

2019 / 10 / 24 更新

收藏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