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排灣族古陶壺特展

 

特展簡介

  相較於其他台灣南島語族族群而言,排灣族是一個具有豐富、精緻工藝的族群,其工藝成就表現在日常生活各個層面所使用的器物上,如有所謂排灣族三寶之稱的陶壺、青銅刀與琉璃珠,是排灣族人極為重視的三項部落聖物,分別代表著祖靈在人間的居所、守護部落的力量(男人)、穩定部落的力量(女人)。

  在部落具有如此重要地位的古陶壺,與祖先的來源、頭目的特權與通婚、貴族階級的承襲與延續等息息相關,進而產生許多相關的信仰與禁忌,形成特殊的古陶壺文化。本次特展從排灣族人簡單的文化介紹開始,藉由精彩的傳說故事與搭配細膩的繪圖說明,深入理解古陶壺起源與排灣族祖先誕生的關係,以及古陶壺精緻圖紋之美感與意義,乃至於其他相關圖紋之器物、家屋中古陶壺擺放位置與其歷史文化發展脈絡與相關意涵。

  最重要的是雖然古陶壺製作方法曾失傳許久,但當代部落裡有族人透過研究、模仿、學習其他尚有製陶族群的製陶方式,重新開始製作陶壺,讓製陶技術與相關文化重燃生機,並廣泛應用在許多藝術創作上,讓古陶壺衍生新意。因此,本次特展籌備時特別在展前請排灣族人在部落以傳統製陶方式燒製陶壺,本館全程拍攝記錄後將剪輯為製陶影片在展場播放,讓觀眾在認識排灣族古陶壺文化之餘,並可深入瞭解傳統製陶壺的作法,深刻體會排灣族古陶壺之重要性。

 

特展說明

  在台灣南島語族族群中,排灣族是一個具有豐富、精緻工藝的族群,其工藝成就表現在日常生活各個層面所使用的器物上,尤以陶壺、青銅刀與琉璃珠並稱為「排灣族三寶」,分別代表著祖靈在人間的居所、守護部落的力量(男人)、穩定部落的力量(女人)。

  對排灣族人而言,古陶壺不但是祖靈寄居在人間的住所,也是孕育文化的子宮。古陶壺與祖先的來源、頭目的特權與通婚、貴族階級的承襲與延續等息息相關,進而產生許多相關的信仰與禁忌,形成特殊的古陶壺傳統,在部落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祖靈的居所---台灣排灣族古陶壺特展》不但集結民族學家與排灣族人撒古流先生20多年來對於排灣族古陶壺的研究成果,更整合了目前考古學界最新發掘的陶片物質證據所得的菁華。其展示內容特色包括---

    1.藉由排灣族知名藝術家撒古流先生細膩的繪畫和精彩的排灣族傳說故事,介紹古陶壺起源與排灣族祖先誕生的關係。

    2.深入介紹古陶壺精緻圖紋之美感與意義,乃至於其他相關圖紋之器物和家屋中古陶壺擺放位置等,訴說其歷史文化發展脈絡與相關意涵。

    3.全程拍攝記錄排灣族人在部落中的傳統製陶及燒製陶壺方式,並剪輯為製陶影片在展場播放,讓觀眾深入瞭解傳統製陶壺的作法。

    4.商借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多年來發掘之舊香蘭遺址與龜山文化遺址陶片,對照本館與中央研究院民族所、台博館、史前文化博物館所典藏的40件不同種類形制、紋飾的古陶壺,顯示排灣族古陶壺的高度精緻工藝與藝術表現。

    5.本次展場設計特別營造森林氛圍,讓觀眾得以感受古陶壺神秘的原始情境,並復原石板家屋內部,依實際擺放位置陳列古陶壺,並展現其他相關文物與陶壺間的依存脈絡。

 

古陶壺的起源

  古陶壺因與祖先的來源、頭目的特權與通婚、貴族階級的承襲與延續等息息相關,而形成特殊的古陶壺傳統。排灣人將傳統古陶壺視為神聖的器物,進而衍生許多相關的信仰與禁忌。例如古陶壺可作為太陽氏族分家的信物,也是婚嫁時重要的聘禮;甚而使用在祭儀或遇有危急時問卜求得解決之用。最重要的陶壺是孵育祖先誕生的地方,也是家中祖靈寄居的場所,因此每當祭祀時,古陶壺是祭拜的對象之一。也因而產生古陶壺與家族興亡有關,以及將放置小米種子於其中,祈求下一次耕種的豐收等關連性。

  現有的古陶壺均是由祖先代代相傳下來,真正的古陶壺數量亦有限,因而更形稀奇及珍貴,但製陶方法已經失傳許久。古陶壺的來源現雖已不可考,但從已流傳下來的傳說故事可大致尋出端倪。現仍流傳在部落的傳說故事並可輔助我們瞭解族人如何崇敬古陶壺與善用古陶壺。

  

 

古陶壺的分類

  排灣族人觀點

    近年來排灣族人撒古流‧巴瓦瓦隆先生總結其20多年對於古陶壺之研究而依排灣語名稱、性別、用途、輩份、圖紋等來分類。

完整壺
(maka tuvung)

性別:公、母
圖紋:無
用途:分家信物、太陽神祭、五年祭等祭壺(祭壺)
脂肪壺
(kapuapua)

性別:無
圖紋:無
用途:儲存動物油脂、鹽巴
月亮的眼淚
(luseq na qilas)

性別:母、陰陽
圖紋:太陽紋、月亮紋、人形紋、蛇紋
用途:占卜祈雨、寄放占卜用羽毛(祭壺)
帶耳壺
(pinu calingan)

性別:公、母、陰陽
圖紋:太陽紋、月亮紋、人形紋、螞蟻紋、粟紋
用途:分分家信物、結婚聘禮、儲存穀類種子
叮嚀壺
(sa lalumegan)

性別:母
圖紋:無
用途:占卜未來、哭壺(祭壺)
豐盛壺
(maka velevel)

性別:母、陰陽
圖紋:太陽紋、人形紋、蛇形紋、螞蟻紋、粟紋
用途:分家信物、儲存小米與旱稻種子
鈴鐺壺
(pinu singisingan)

性別:公、母、陰陽
圖紋:太陽紋、月亮紋、蛇紋、人形紋、粟紋
用途:結婚聘禮、儲存琉璃珠等寶物
蝸牛壺
(ngaci)

性別:無
圖紋:蝸牛背印紋
用途:釀酒、盛水
圈足壺
(pinu patakalan)

性別:公、陰陽
圖紋:太陽紋、月亮紋、人形紋、蛇紋、螞蟻紋、粟紋
用途:分家信物、結婚聘禮、儲存穀類種子
圓滿壺
(vinalingalavan)

性別:公、陰陽
圖紋:太陽紋、月亮紋、蛇紋、人形紋
用途:結婚聘禮
聖水壺
(kin ralum)

性別:無
圖紋:無
用途:祭祀人頭的靈魂、與馘首人頭對飲用(祭壺)
聖酒壺
(vavauan)

性別:無
圖紋:無
用途:釀聖水/酒(祭壺)
懷中壺(tavatavangen)
性別:公、母
圖紋:太太陽紋、人形紋、蛇紋
用途:治病、問卜(祭壺)
魂魄壺(sa lalupengan)
性別:公
圖紋:無
用途:出征前、後占卜祭壺(祭壺)
放在凹處(Pariyuk)
小米粒外衣(Pariyuk)
性別:無
圖紋:無
用途:煮食(鍋子)

  民族學家觀點

    早期民族學者任先民先生主要是依陶壺外觀型態與製法等古器物學及文化意涵將古陶壺分為七級。

    若依外觀型態來看,大致可以將古陶壺粗分為:

      1.圓形壺

        通常壺體呈球形,略無肩腹之分,短頸,口部外張,無蓋,無耳或把。細看有因其底部差異又可分為圓形圓底壺、圓形平底壺與圓形足底壺三種。其演變反映人類使用陶器依便利性而逐步調整其形制。

      2.菱形壺

        其明顯特徵是口足狹小,腹部寬大,而以最大處朝向口足兩側呈菱形狀,較容易區別口、肩、腹、底部份。又可分為無耳與有耳兩種。無耳是指在肩部沒有對稱、突出的提耳,可用來穿繩或提拿之便,花紋多為寫實或變體的蛇形紋。有耳者外型與花紋均與無耳者無異,只是在肩部有兩個對稱的提耳。

      3.瓶形壺

        相較於以上兩類是口小頸特長,肩部較平腹部擴張,至底又縮小。類似長頸花瓶,略帶光澤,似帶釉陶器。

 

排灣族的起源

  排灣族的起源,目前考古及民族學界有兩種不同的說法。

    考古學證據

      從台灣考古資料研究判斷,最早出現具有排灣文化色彩的遺留,是台東南端承繼自卑南文化的三和文化(約距今2500年前後),與屏東中北部山區的北葉文化(約距今2300年前後)。其後約在距今1500年前後的龜山文化(三和文化晚期)與恆春半島的響林文化產生融合而形成大排灣文化互動圈,進而佐證了台東南端最早有排灣文化色彩的遺留。而目前概念中的排灣族聚落型態、石板屋等遺跡是在距今約500年前後,出現在屏東中北部山區與恆春半島的舊社遺址上。

    民族學證據

      早期民族學者進行田野調查時(日據時期至1960年左右),在屏東中北部山區仍可見到完整的古陶壺,在部分遺址地表上也可採集到大量古陶壺碎片,初步拼湊出古陶壺在排灣文化中的生活用具脈絡。古陶壺根據造型及紋飾推測與距今約2000年前後的北葉文化陶器有歷史淵源,至於用途與意義可能不必然與現今古陶壺完全相同。

      總之,根據目前研究發現,排灣族文化起源已大約可推測至距今約2500年前後,而現存古陶壺或考古遺止出土的陶製品遺存是重要的物證之一。

  

 

傳統生活起居

  排灣族人口現約有8萬餘人,居住在中央山脈南端的東西兩側,北自屏東縣的大母母山,經大武山延伸到恆春半島一帶,主要分布在今日的屏東縣與台東縣境內,文化上呈現高度複雜的地域性差異。

  排灣族人依賴重要山脈與溪流,部落多建立在河谷兩側的斜坡上,以提供他們生活上的自然資源,並形塑他們文化發展的多樣面貌。傳統生產方式為採集、狩獵與農耕,與其居住的自然環境形成緊密的生態均衡關係。排灣族是類屬嚴格的階層化社會,依照出生時的身分區分為頭目與平民階級。頭目擁有土地、財富、權勢,在社會中具有絕對的領導地位。平民則須向頭目租借土地耕作,甚至要盡繳交農收與服勞役的義務,接受頭目的領導與保護。其繼承法則大致為長嗣繼承制,由長子不分男女繼承本家,餘子分出另建新家。

  由於階層化社會的因素,其優美的物質文化也與此相關,如家屋的建築形式與雕飾、服飾的穿戴與日用器具皆以雕刻圖紋有無來區辨頭目或平民之差異。特別是俗稱排灣三寶的古陶壺(祖靈的居所)、青銅刀(男人,守護部落的力量)與琉璃珠(女人,穩定部落的力量),其製作及風格極緻精美。

  

 

古陶壺解析與圖紋

  古陶壺是家族祖靈寄居在人間的住所,因此排灣人將古陶壺之詮釋類比為一個人類的樣態,若由上往下看,正面看去壺口中間即為人面,側邊為頭飾,壺頸為頸部,若有圖紋則類比為人的項飾;頸部與腹部中間為胸部,圖紋彷若身上的衣飾,腹部是區分性別重要的部份。公壺的圖紋是以百步蛇紋為男性象徵,母壺則綴有鈴鐺為女性乳房之意;陰陽壺則以百步蛇紋、蛇腹紋、蛇背紋等為男性象徵,同時亦有露珠紋來代表女性。

  風格圖紋不僅影響古陶壺的輩分等級與用途等,也是識別男女重要的依據。大致上,圖紋可分有五大類:(1)太陽紋、(2)月亮紋、(3)人形紋、(4)百步蛇紋與(5)其他搭配的小圖紋,如粟紋、露珠紋、螞蟻紋、花瓣紋等。

  此五大類圖紋常常是交叉使用,產生許多不同的組合紋。這些圖紋也並非只出現在陶壺上,排灣族人生活物品與祭儀使用器物上亦可看到相同圖紋,如服飾、琉璃珠等。

  

 

舊傳統新創意

  古陶壺雖有其重要性與珍貴性,但因製陶方式已經失傳許久,不若排灣族雕刻之盛名。為重新找回代表部落家屋祖靈居所的古陶壺生命力,排灣族人透過研究、模仿、學習其他尚有製陶族群的製陶方式,重新開始研究傳統製作陶壺的方式,讓製陶技術與相關文化重燃生機,廣泛應用在許多工藝與藝術創作上;且打破貴族階級才能擁有陶壺的藩籬,讓古陶壺衍生新意,創造排灣族新的陶壺文化,成為顯著的排灣族工藝象徵。從事多年排灣族工藝與藝術創作的撒古流先生即是其中知名的例子。

  這種將傳統文化中具有重要意義的文物再現的現象,使得文化獲得新生的契機,或許不完全沿襲傳統的技法與詮釋,卻是文化發展前進的關鍵動力。因此一方面大家應該肯定這樣文化承續與發展的努力,並且藉此理解、關懷、持續與原住民文化的當代與未來產生連結,發揮博物館社群/族群研究與教育的功能。

排灣族立柱習俗

  立柱石,是祭儀進行時與古陶壺擺放在一起,與古陶壺有密不可分的關係。擺放在家屋內神聖空間,或家屋前庭,甚至是部落、獵場、耕地邊界,形成獨特的立柱習俗。

  傳統領域的立柱分布圖與名稱、用途及禁忌。

     1.設在森林裡的石柱,是區隔獵場與祖靈部落的界線,以防止惡靈越界侵擾部落。

     2.山的守護神,設立在各重要山頭狩獵的路徑上,獵人行經此地時須占卜祈求平安豐收。

     3.獵場與農耕地之間,作為辨識所屬地域的界線,狩獵與農耕時祭祀占卜的對象。

     4.部落周邊的立柱,是創始祖先宣誓之處,也是他們下來人間的寶座。

     5.山的守護神,立於部落內祖靈屋或太陽氏族家屋周邊,年度大祭時替代各遙遠山頭的立柱,成為祭祀的對象。

     6.看守部落的立柱。

     7.部落的眼睛,在部落的出入口,做為區隔部落內外的界線,以防禦;阻擋敵人等。

     8.墊石,鞏固部落的穩定立柱。

     9.繩柱,維繫部落團結力量的立柱。

    10.野獸的圍籬,舉行獵祭的地方。

    11.尖石,在部落太陽氏族家屋司令台上的立柱,象徵天地之間的橋樑,是天界所有祖靈下來的天梯。並且會在週邊種植榕樹,作為氏族標誌與部

    落共同的圖紋柱。

    12.設立在祖靈屋內的祖靈柱。

    13.祖靈柱,太陽氏族或土地氏族屋內的祖靈柱,幾乎每一個家庭都有,象徵家族祖先 進屋的天梯,也是祖靈的化身。

 

新聞稿

  Tavaran部落有兩兄弟,發現大母母山頂冒出黑煙,相約前往一探究竟。 他們發現裝有太陽蛋的陶壺,於是努力造橋,慎重迎接陶壺過河回到部落。 兄弟帶回陶壺安置在takivalit家中,請百步蛇守護。 十個月後,陽光直射入家中陶壺,陶壺突然迸裂,出現一個小女嬰。

  對於排灣族人來說,古陶壺不但是祖靈寄居在人間的住所,也與族群的歷史、信仰和文化息息相關,因而形成特殊的古陶壺傳統,不但在部落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對於一般民眾更是充滿了神秘的色彩。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日前繼《神仙里長伯---台灣土地公特展》開展之後,緊接著再推出《祖靈的居所---台灣排灣族古陶壺特展》,藉由多采多姿的排灣族古陶壺和神話傳說,為觀眾揭開排灣族傳統文化的神秘面紗,民眾不防利用春節假期前往科博館欣賞這些精彩的特展。

  負責策劃《祖靈的居所---台灣排灣族古陶壺特展》的科博館展示祖研究助理劉憶諄表示,在台灣南島語族族群中,排灣族是一個具有豐富精緻工藝的族群,其工藝成就表現在日常生活各個層面所使用的器物上,尤以陶壺、青銅刀與琉璃珠並稱為「排灣族三寶」,分別代表著祖靈在人間的居所、守護部落的力量(男人)、穩定部落的力量(女人)。其中,古陶壺就像是孕育排灣族文化的子宮,與其祖先的來源、頭目的特權與通婚、貴族階級的承襲與延續等,都有相當密切的關連。

  在這項特展中除了有科博館、中央研究院民族所、台博館、史前文化博物館所典藏的40件不同種類形制、紋飾的古陶壺之外,也特別從台灣史前文化博物館與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商借了多年來發掘代表三和文化的舊香蘭遺址和龜山文化遺址陶片,與排灣族古陶壺的高度精緻工藝與藝術表現加以對照。

  在特展開幕活動中,多年來在原住民部落文化復興運動中扮演著重要角色的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代表族人進行傳統的迎靈祈福儀式,當他將祖靈迎進充滿原始森林情境的展示空間裡,觀眾也隨之進入神秘的氛圍中,感受到古陶壺作為排灣人神聖器物的涵意。展場中並且由撒古流帶領族人復原石板家屋內部,依實際擺放位置陳列古陶壺,並展現其他相關文物與陶壺間的依存脈絡。 撒古流表示,排灣族有許多關於古陶壺的信仰與禁忌。例如古陶壺可作為太陽家族分家的信物,也是婚嫁時重要的聘禮,甚至在祭祀儀式中使用或遇有危急時問卜求得解套之道。最重要的是,古陶壺是孵育祖先誕生的地方,也是家中祖靈寄居的場所,因此每當祭祀時,古陶壺是祭拜的對象之一,也是象徵家族興旺或衰落的重要關鍵。排灣族人往往會將小米種子放置其中,以祈求下一次耕種的豐收。 在這次特展中,撒古流展出多幅以排灣族陶壺傳說故事為主題的繪畫作品,藉由細膩綿密的線條與豐富的想像力,描繪許多和陶壺相關的動人傳說,在介紹古陶壺起源與排灣族祖先誕生的關係之餘,更營造出樸拙靜謐的神話色彩與充滿童趣的想像空間。為了讓小朋友認識這些充滿想像力的神話傳說,科博館也與台中古典音樂台「糖果姐姐說故事」節目共同合作,預定將在1月26日(大年初一)透過台北愛樂電台的廣播頻道講述這些精彩生動的故事。

  劉憶諄表示,由於現有的古陶壺均是由祖先代代相傳下來,且製陶方式曾經失傳許久,因此真正的古陶壺數量相當有限。雖然古陶壺的來源已不可考,但從流傳在部落中的傳說故事仍可大致尋出端倪,幫助族人認知與理解古陶壺的重要性與珍貴性,進而在部落裡透過研究、模仿、學習其他尚有製陶族群的製陶方式,重新開始製作陶壺,讓製陶技術與相關文化重燃生機,並廣泛應用在許多藝術創作上,讓古陶壺衍生新意。

  為了籌辦這次特展,科博館派員特地前往屏東縣三地門,全程拍攝記錄排灣族人在部落中的傳統製陶及燒製陶壺方式,並剪輯為製陶影片在展場播放。透過這些紀實影像,觀眾更能瞭解排灣族傳統古陶壺的作法,並且體驗製作古陶壺在部落生活中的意義。

  科博館張天傑館長表示,這項特展不但集結了台灣民族學家與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先生二十多年來對於排灣族古陶壺的研究成果,更整合了目前考古學界最新發掘的陶片物質證據所得的菁華。透過豐富的展示內容和空間設計,我們不但能深入瞭解古陶壺精緻圖紋之美感與意義,更可以從其他相關圖紋之器物和家屋中古陶壺擺放位置等,瞭解排灣族的歷史文化發展脈絡與相關意涵,可以說是我們認識台灣多元族群文化最寶貴的一次機會,歡迎大家利用農曆春節假期前來欣賞這項精彩的展覽。

   

  【圖說】排灣族藝術家撒古流在開幕活動中以傳統的迎靈祈福儀式迎接祖靈,並帶引觀眾進入展場欣賞排灣族古陶壺文物,並解說其以陶壺傳說為主題的繪畫作品。

 

特展紀念品

  古陶壺明信片

    

  古陶壺記事本封面

    

  古陶壺記事本內頁

     

 

展場巡禮

  展場巡禮1 展場巡禮2

  展場巡禮3 展場巡禮4

  展場巡禮5 展場巡禮6

2019 / 10 / 21 更新

收藏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