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稻香變奏曲

 

緣起

  餐桌上的米飯是無聲的主角,淡淡的香味襯托菜餚的美味,單獨送入口中能感受到它的清甜。飯的香氣、口感,隨著社會變遷微妙地變動著。日據時代之前,台灣移民種的大都是從大陸傳來的秈稻品種(在來稻),這些稻種的環境適應力強,但稻米的黏度相對較低,被認為口感較劣。日據時代,大家喜愛嚼幾下就有甜味的「蓬萊米」,餐桌上擺著一碗不含蕃薯簽的「蓬萊米飯」是家庭富裕的象徵。隨著經濟快速發展,人們開始追求健康,擔心攝取過多澱粉,「在來米」又開始受到一些人的青睞。

  米飯的重要性隨著社會富庶、主食選擇多樣化而降低。如今,台灣的鄉間田野從處處稻浪翻騰,逐漸變成花圃、菜園、荒地、垃圾或棄土堆。包括流經台灣大糧倉的嘉南大圳在內的灌溉溝渠,原本有優良水質,是稻米種植命脈,而今許多卻成為工廠廢水的去處。為了不讓土壤和稻米被污染,農民只好抽取地下水灌溉。

  廉價的國外稻米進口,使得種植成本節節上昇的本國稻米面臨困境,孕育米糧的珍貴土地將何去何從?

  擁有豐衣足食的我們,

  不妨再一次細細咀嚼米飯的香甜,

  也邀請您一起來關心台灣稻米產業的過去、現在和未來!

  

 

導覽地圖

  

 

曲目

  

  策展人科博館展示組助理研究員黃旭特別以音樂曲式為名規劃展示五大主題,包括:

  序曲

    1.【我們的主要糧食】

    不同地區有不同糧食作物,稻米、小麥、芋頭、小米、甘藷、大豆、玉米等內含的澱粉質提供了人們所需熱量。其中稻米是熱帶起源作物,亞洲大陸及鄰近島嶼產量約佔全球90%,主要分布在赤道至北緯30度之間。

    2.【早於四百年以前…】

  荷據、明鄭、清朝,台灣都有稻米外銷,日治時期更是重要經濟來源。根據學者研究和荷蘭人記載,400年前荷蘭人來台就發現平埔族人種植旱稻,當時鮮少使用耕種工具,收割時以手摘稻。十三行及惠來文化遺址都有碳化稻出土,芝山岩遺址還出土了大批石製農具,4,800年前的南科遺址也有碳化米出土,因此可以推測台灣稻作起源歷史悠久,不過文獻記載卻到17世紀後才出現。

    3.【稻米與我們的生活】

    除了當米飯直接食用外,稻米可以製作米漿、米粉、米苔目、年糕、粽子、米漢堡等各種形式的美食及釀酒,滿足著許多人的胃。 除了食用,稻子全身是寶。稻桿可以蓋屋、編織(草蓆、草鞋、草繩等)。稻榖可以用於飼料及堆肥。若碾出米仍含有米皮及胚芽則稱為「糙米」,未含者稱為「精米」。磨下來的東西稱為「米糠」,除了食用外,可以做藥材及蠟燭等原料。

  科學的宣敘調

    1.【起源與分佈】

    稻屬於禾本科草本,其先祖約1億3,000萬年前分布在岡古大陸南方沼地上,之後隨著陸塊漂移而分散。栽培稻種的兩大支系:非洲稻(Oryza glaberrima Steud.)及亞洲稻(Oryza sativa L.)後來分別出現在西南非洲及東南亞。非洲稻雖然曾經被馴化,但是目前人們所吃稻米主要是由亞洲稻培育出來的變種,可以分成爪哇型、印度型及日本型。印度型即是「秈稻」,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在來米」;日本型即是「稉稻」,也就是「蓬萊米」。

    2.【水稻的生活史】

    稻的生活史分成「營養生長期」、「生殖生長期」及「成熟期」。「營養生長期」從種子發芽開始,到幼穗分化結束,約需要45到60天(視品種不同而有差異),是稻努力進行光合作用累積養分的時期。「生殖生長期」是從幼穗分化到開花,大約35到45天,這段時期雌蕊完成授粉,種子開始發育。「成熟期」約30到35天,從開花到稻穀完全成熟,種子發育完全,稻穗成熟,這時候葉片吸水能力下降,呈現乾枯萎凋。

    3.【稻米的分類】

    稻米的分類方法很多,其中依照外型和黏性的分法最為常見,其區分如下:

    

    按不同的標準亦有其他的區分法如下:

    

    4.【稻米的育種】

    育種的目的:

    為了增加產量、提高品質、加強對病蟲害的抵抗性,人們會對作物進行品種改良工作,選育出適應當地環境的新品種。

    育種方法有引種、選種、雜交育種、誘變育種及多品系品種等。

    台灣先民經過長期觀察,會從原先種植的品種裡選取單株或單穗,經過繁殖培育成適合當地種植的新品種,也就是說台灣民間有育種的知識跟技術。

    日本人治台之後發現台灣水稻品種混雜嚴重,所以從品種純化著手,再由以磯永吉為首的學者由日本引進日本型稻進行育種。

    純系分離育種:

    經過長年栽培,稻會因雜交、突變等因素品種混雜,造成產量降低、品質劣化,成熟期不一等問題,此時必須進行「純系分離育種」工作。此工作包括採單穗、穗行試驗、二行試驗、五行試驗、十行試驗、高級試驗及地方試驗等項目。 採單穗是純系育種基礎,選取的單穗在第一年進行穗行實驗,第二年則在田中種兩行進行二行試驗,第三年進行五行試驗,第四年進行十行試驗,第五年進行高級試驗,藉由每年試驗選出優良種子,最後經過至少三年的比較試驗後再開始推廣。

    雜交育種:

    稻的雜交技術是改良品種重要技術之一,人為選擇父母本後進行授粉雜交,藉此獲得兩者的優良特性。作為母本的花要先去除雄蕊,然後再將父本正在開花的小穗在已「去雄」的花上輕輕震動,讓花粉落在柱頭上完成授粉,之後用透光紙袋將完成授粉的花穗套起來,做好防護措施後等待種子的發育。採種之後,再對種子進行雜種培植及選拔,藉以選出理想中的新品種。

    米種:

    台灣栽培稻米品種原本全是秈稻,目前則以稉稻品種為主,現在稻米新品種命名,是冠上育成或引進的個人或試驗單位簡稱,如果是以合作方式育成的則冠以「臺」字,並以號數作區別,特殊情況下可以用其他名稱命名。從台灣光復到1997年為止,已經完成登記的稻米新品種有126種。

    眾多稻米品種中,1936年選育的「台中65號」產量高且品質優良,是現在台灣多數水稻共同始祖。1950年代培育的「台中在來1號」可說是「台灣之光」,不但為印度帶來第二次綠色革命,也為各國水稻品種改良建立一套良好模式。「台農71號」就是這幾年相當出名的香米品種「益全香米」,為台中霧峰的農業試驗所於1990年育成,所生產的稻米具有芋頭香氣。

    除了育種材料及經驗外,台灣1960年開始展開技術援外的工作,為各國水稻事業奠定穩定的基礎。

    遺傳工程:

    過去稻米品種主要由天然雜交或突變而來,現在則以放射線或化學物質處理使稻米的遺傳物質發生變異,雖然台灣目前沒有以誘導變異育出的稻米品種,但此技術對水稻基因的解碼有很大的貢獻。

    水稻基因解碼可以得到大量遺傳資訊,未來可以透過控制的方式來改變稻米生長方式。高精確度及以圖譜方式進行定序的水稻基因可以協助人們找出需要的基因,並以遺傳工程技術進行轉殖,藉此得到具有特定性質的植株。

    水稻共有12對染色體,在一項由日本主導,10國參與的「國際水稻基因組定序計畫」中,已經完成水稻基因解碼,水稻基因圖譜也已完成定序,其中第5條染色體基因序列是由台灣負責完成比對。

  歷史的大合唱

    1.【遠方來的種子】

    台灣雖然在三四千年前的考古遺址中已有稻穀相關遺跡出土,但文字記載卻是在十七世紀荷蘭人治理台灣時才有水稻的栽種。當時栽種的稻米似是以來自中國的秈稻(在來米)品種為主,這些稻米品種乃隨著漢族移民從閩粵沿海帶來台灣。渡過黑水溝的移民,為了確保糧食來源,致力於稻米生產,稻米產量因此大增。

    根據1717年「台灣府誌」的記載,當時栽植的稻米,以「占稻」、「埔占」、「早占」等抗旱多產的「占稻」品系為主。占稻屬於秈稻(亦即後來所說的在來米),多為紅米品種,雖然該品系食味較粗,但抵抗力及生長力強,香氣較濃,對於早期台灣移民來講,是比較能適應各種惡劣環境、並保持穩定生產的選擇。由於此種紅米容易混入白米品種之中,日據時代時,日本政府為了保護白米的商品價格,因此從1906年開始進行全台灣的紅米品種去除工作。至1921年時,多數紅米品種在台灣就此絕跡。

    2.【食用與外銷】

    農人種稻,是不是因此不愁吃到一晚白米飯呢?答案恐怕不是。 明鄭與清朝初期台灣稻米多一年一穫,扣除地租、稅課及生活所需,真正用來食用的稻米並不多,大部分農家的主食便以稻米混合蕃薯等雜糧,撙節稻米以換取貨幣購買生活所需。雍正以後,清廷正式開放台灣稻米在本土銷售,稻米的商品性格至此更加明顯。18世紀以後,中國沿海普遍缺糧,台灣稻米具有接濟大陸各省的功能。此時稻米獲益高,移民因此願意投注資金開墾以獲利。

    稻穀從農夫手中,必須經過數個仲介米商才能到達港口的市郊外銷(例如鹿港的泉廈郊),其中「土壟間」是非常重要的一個環節。農夫在這裡將稻穀去殼,並將去殼的稻米換成貨幣。去殼的稻米重量較輕便於運輸與外銷,這讓土壟間成為稻米轉化為商品之處。

    3.【蓬萊米之父—磯永吉博士】

    要了解台灣稻作發展史,磯永吉博士(西元1886年-1972年)的成就不容忽視。

    磯永吉博士出生於日本廣島縣福山市,1912年來台任職台灣總督府農事試驗場,歷任台中農事試驗場場長、台灣總督府農業試驗所所長、台北帝國大學教授等要職。在台45年發表了許多品質極佳的著作,大多以水稻育種及作物耕種法改良為主。1928年發表「台灣稻の育種學的研究」分析台灣稻種分類特性等改良台灣水稻品質的重要基礎資料,使他榮獲北海道帝國大學農學博士,也獲頒日本農學賞。同年5月,台灣栽培成功的日本型稻種被命名為「蓬萊米」,磯永吉博士的功勞至為鉅大,因此被稱為「蓬萊米之父」。

    1930年歐美考察後,出任台北帝國大學農學、熱帶農學第三講座教授(作物學教室)。二次大戰結束後,由於對台灣農業發展的卓越貢獻,成為極少數獲留台灣的日本人,應聘擔任台灣省政府顧問,協助糧食生產技術改良。前行政院副院長徐慶鐘先生、故台大農藝系陳炯崧教授,都曾是他的學生,對台灣農業教育有卓越的貢獻。

    4.【工業日本,農業台灣】

    日本在明治維新之後,由農業轉型為工業國家,工業化過程中由於農業人口大量移入都市充當勞工,農村人口因此流失,生產力降低,全國糧食短缺問題日趨嚴重

    西元1895年,日人據台,為配合本國之工業發展,「工業日本、農業台灣」遂成為為其治台之殖民經濟政策。為達此目標,台灣總督府推動許多農業建設及政策,除了大型水利工程之外,在各地設立了各種作物的試驗場,研究作物品種及栽培技術的改良,這其中最重要的即是蔗糖及稻米。

    日本原為糖之輸入國,台灣則為蔗糖生產區域,因此據台初期日本政府即大力扶植本國資本家前來台灣發展製糖工業。然由於日本本土糧食不足的問題長期未獲有效紓解,日人對台灣的稻米生產潛力仍然極為重視。

    台灣的稻米在磯永吉博士的努力下,1920年代初期成功栽培出適合日本人口味的稉米(1926年命名為蓬萊米)。「蓬萊米」的種植面積迅速在台灣擴張,台灣稻米整體產量大增,而其中的大部分是運往日本。蓬萊米的培育成功直接影響了日治時期的農業經濟版圖規劃。由於種植蓬萊米的收益提高,蔗作面積大受影響,使得日治初期以甘蔗與蔗糖為主軸的殖民經濟體系,逐漸在1930年代演變成「米糖相剋」的局勢,這也是當時的執政當局所沒有料想到的。

    5.【蓬萊米的滋味:國家與農民】

    自日治時期開始,稻米生產就是國家極力介入管理的領域。政府結合學者研究,以出版品和宣傳海報推廣稻米事業,為了讓農民了解現代化農事技術常使用生動的插畫。為了鼓勵生產,政府常常舉辦競賽並公開頒發獎狀。

    政府相關機構監督稻米品質,管控稻米價格,並透過壓低的糧價,降低社會勞動成本,創造較強的「競爭力」。但提高整個社會競爭力後,農民收入卻仍常處於底層,甚至還無法吃到自己種的米,必須混和蕃薯簽和較廉價的白米當主食。

    小說家黃春明在「蘋果的滋味」中以蘋果象徵殖民強權,諷示性的表達底層人民對現代化的嚮往和面對殖民強權的無奈與辛酸。一碗不含地瓜的蓬萊米飯,對早期農民而言,也如同小說中蘋果般的珍貴。

    6.【稻米商品的多樣化】

    2002年台灣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之後,基於所謂「自由貿易」的精神,稻米進口的數量為基期年生產量的8%,截至2007年約佔台灣消費量10%。加入WTO之前非常少見的進口米,開始出現在各個超級市場中,以不同的包裝向消費者招手。進口米的大宗來自美國,2002年時佔政府配額總數的74%,其蓬萊米的價格是台灣農民種植成本的1/3不到,對農民及稻米的產業產生相當程度的衝擊。

    7.【稻米之郷?】

    台灣稻米商品多樣化之後,稻田的種植面積卻逐漸減少,休耕的面積大幅增加。2003年台灣稻作面積為27.2萬公頃,2004年已經降為23.7萬公頃,休耕的面積卻升高為23.9萬公頃,進口米對台灣農村的影響逐漸浮出檯面。休耕面積的增加,不僅使稻田生態環境受到嚴重損害,並且因為稻米減產而影響了農村的文化。

  田園牧歌

  策展人科博館展示組助理研究員黃旭特別以音樂曲式為名規劃展示五大主題,包括:

    1.【整地】

    農夫在每次耕作前必須先整理田土。早期的整地是利用水牛和不同耕具,以粗耕、細耕與蓋平等方式使田間泥土鬆軟,改善水稻生長環境,以利根系生長。進入機械化時代後,整地不再使用水牛和這裡展出的農具,而代以耕耘機或曳引機。

    2.【播種】

    播種是將苗床的土泡軟後,把發芽的水稻種子均勻的灑在上面。早期的農夫會在田間特別整理出一塊地,以作為培育秧苗的苗床,現在的機械耕作法則是將發芽的稻種直接灑在育苗盤上,節省整理苗床的工作。自從機械式的插秧機發明之後,由於使用的秧苗必須具備一定規格,傳統育苗法無法符合,農夫於是逐漸放棄自己播種育苗,而改向專門公司購買。

    3.【插秧】

    插秧是把秧苗以插入田土的方式適時、適量的淺植於田間,讓水稻植株生長旺盛。這是非常辛苦的一件工作,現在大部分農夫已使用插秧機來代勞。

    4.【管理】

    為了讓水稻植株可以生長的更好,插秧之後還要進行除草、施肥、排灌水、病蟲害防治等田間管理工作,如此才能增加產量,改善稻米品質。

    5.【收穫】

    稻穗成熟之後就要在適當的時間裡收割,最傳統的方法就是用鐮刀割稻。將稻穗收割下來之後就用脫穀機把榖粒取下,取下榖粒之後要盡快把米烘乾,以免發芽。

    收割後第一件最重要的工作是讓稻穀乾燥,這樣才能久藏,從前大多利用日曬的方式乾燥後收入穀倉,現在則是送到碾米廠烘乾及儲存。

  稻鄉進行曲

    1.【棄穢稻田】

    台灣在二次大戰期間生產設備嚴重受損,稻米產量驟降。國民政府來台之後,透過土地改革,一方面增加了稻米產量,另一方面則將大量土地資本從農業移出,轉投入工商業。從1952到1962年間,農產品佔外銷比例從92%減為59%。1963年起,工業生產佔國內生產淨值的比例,首次超過農業。隨著經濟的「起飛」,農村的勞動力逐漸流入工廠和都市,造成所謂的「城鄉移動」。

    工業化的過程中,農村提供了土地,卻也受到汙染,在台灣不乏農地被污染的案例。公害不斷腐蝕農業資源,農民發覺問題的嚴重性後,發起自力救濟來解決問題,彰化縣民反對杜邦設廠案是著名的例子,伸港海尾村的工業污染也是值得關注的議題。

    2.【海尾村案例】

    海尾村位於彰化縣伸港鄉,舊名「海尾仔」,是一個沿海的小村落,戶數約500戶,人口約2千3百多人,產業以農漁業為主。

    雖然是純樸的傳統農村小鎮,但原本宜人的生活環境與卻已經失去面貌。站在海尾村內往西邊望去,台中火力發電廠的四根大煙囪清晰可見,廠房林立的彰濱工業區、全興工業區也在該村周邊。冬天的東北季風與夏天的南風吹來的是加料(廢氣)的海風,根據天下雜誌357期 的報導:「伸港鄉民的肺癌與肝癌的盛行率平均值較彰化縣高。

    流過海尾村農田的灌溉溝渠,曾經是村人洗衣、洗澡、玩水、抓魚蝦、甚至是家庭飲用的水源。這不過是二十多年前的光景。但現在看到的是什麼呢?原本水質純淨的灌溉溝渠現在充滿浮著油漬的汙水,大排上的油漬不斷從上游流下來。該村黃東敏村長無奈地表示,上游工廠排放的污水造成灌溉大排的污染,還曾發生疑似偷倒廢水,造成大排出現「滿江紅」的情況。實地走訪灌溉大排中上游,確實發現染整、紡織、電鍍、五金、纖維製作等工廠林立。

    海尾村的灌溉排水受到污染,使得農民需耗費更高成本(設備、電力)抽取地下水來灌溉,跟原來的灌溉用水比起來,地下水的含氧量較低,礦物質含量也不同,所以需要施更多的肥料。林立在農田上的抽水機小屋,也可以說是台灣農田的一個特殊景況。

    鄰近的和美鎮農田已經受到鎘污染,作物無法食用,工業廢水直接流入灌溉溝渠,污染了農田土壤和地下水,誰能告訴海尾村居民,他們的土地是不是也受到了污染?為了保護農田的水源,黃東敏村長組織了村民,成立河川巡守隊防止污染的惡化。這裡是個小村落,農村良田變工業H垃圾場的故事正實際上演中,工業化浪潮的台灣社會裡,類似的故事是否不斷的在不為人知的角落裡發生?如果你希望知道更多的農田污染案例,請瀏覽展場裡的電腦。

    3.【城市抒壓室】

    高度都市化的生活無法根斷人們心中對田園生活的渴望,當農村的主要功能不再是以增加產量為主時,便成為都市人撫慰鄉愁的所在。休閒園區、農舍、民宿等,成為都市人週末假日的遊憩場所,農村成為都市的後花園。

    台灣於2004年之後,休耕的農地幾乎與種植面積相當,約有二十幾萬公頃,政府每年要補助約一百億元。為使過剩農地變成有價值的土地,政府訂定各種農村改建政策,推動「田園住宅發展計畫」,預計釋出一萬公頃的都會周邊農地,讓農民「蘆洲土地的成本買到陽明山的品質」。對於這項計畫,社會有各種不同評價。你可以透過展場電腦瀏覽這些不同的意見,並且,可以在旁邊的筆記簿上寫下你的想法。

    4.【探索稻米未來的尖兵】

    稻米除了當作主食,透過業者和學界合作可製造出其他產品:例如精米萃取液可作為皮膚保養品成分、特別米種可作成別具風味的米酒等等。「益全香酒」就是以郭益全博士育種成功的台農71號(益全香米)為材料,結合台大農藝系謝兆樞教授技術指導,由民間酒坊研製而成。

    歷經勞動力流失、老化,利潤被層層盤剝的台灣稻米生產者,在社會大眾的關心和政府相關部門的協助下,也開始探索稻作、甚至農村未來的可能方向。他們有的致力於改善稻米的品質,例如強調環境友善的有機米;有的企圖提昇稻米的形象,例如透過包裝設計來行銷精緻米禮盒。這些努力除了創造較大的稻米價值,有機米的栽培尤其對自然環境的維護非常有益。吃一口有機米,因此不僅吃到健康的白米,也對台灣的自然環境作了一點貢獻。

    近年投注在稻作事業的農夫,不僅逐漸用比較科學的方法來管理稻米的生產,年輕的勞動力也開始注入傳統農村,其間不乏具有理想的年輕女性。這雖然只是個開始,但農業新血的接棒,應是台灣農村未來最大的希望。如何幫助這些第一線生產者面對稻米銷售問題,以讓他們較能掌握生產利益,進而願意留在農村,這問題直接關係到了台灣農村文化和生態環境的保存。

 

特色展品

草垺(稻草堆)

  協辦單位東螺客家堡發展協會應邀在科博館橢圓形中庭搭起了兩座高約四公尺的「草垺」(稻草堆)。「草垺」是農夫收割稻田後,將打完稻榖剩下的稻桿紮成一束束,然後將這些稻草束,層層堆成大小不一的稻草堆。大部分草垺為圓錐形,但也有堆成方形。堆成草垺的稻桿用處非常多,它可提供農家換修屋頂所需,混和泥巴可作成屋子的土角磚,冬天可供牛食用,舖在苗床上可保護農作幼苗,也可當成煮飯引火燃料,或作成草繩、草鞋等各種工藝品。這兩座矗立在橢圓形中庭的「草垺」,不但為科博館增添了特殊的田園風味,還不時引來許多麻雀在稻草堆上興高采烈地跳躍嬉戲,意外地成為動態展示的一景。

稻草龍

  展示場入口上方懸吊的一隻長約十六公尺的「稻草龍」,為桃園縣觀音鄉稻草博物館館長王承德先生製作,是藍埔村民組成的舞龍隊利用工作餘暇練習舞龍技藝和登台演出的稻草龍,配合這次活動友情贊助借展。龍在上古時代被視為保護神,是一種祥瑞徵兆,台灣民間節慶時常舉辦舞龍活動,祈求趨吉避凶。在特展入口處展出這件可供舞動的草龍,象徵了台灣稻米的未來,也需要社會大眾和觀眾共同舞動和祈福,因而特別取名為「與草龍共舞」。

 

開幕花絮

  一年初始,喜迎豐收!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從即日起在第一特展室推出《稻香變奏曲》特展,除了透過豐富的展示訴說和台灣稻米相關的故事,還特別請來台灣傳統爆米香劉師傅在橢圓形中庭以融合了各種米香的「禮炮」為特展揭開序幕,林宗賢館長也現場試做米香,帶領大家一起回味台灣稻米產業的今昔與未來的展望。

  科博館林宗賢館長表示,稻米是我們的主食,也是台灣農業中最核心的一環,看到特展中各式各樣的農具,讓他回憶起童年的農村生活,對照今日不斷進步的農業科技發展,台灣的農村形貌與農民生活也有了巨大的改變,因此稻米產業的蛻變正是台灣社會經濟生活變遷的縮影。

  在這項特展中,有許多農具和展示內容來自農委會農糧署的捐贈,蔡精強副署長出席記者會時表示,在世界上有一半的人口是以稻米為主食,早期以亞洲為主要產地。由於稻米擁有豐富的纖維質、蛋白質、維生素D等營養,而且是無膽固醇的健康食材,如今美國、義大利、西班牙和澳洲等地也逐漸發展稻米產業,可見未來稻米將在世界飲食文化中扮演愈來愈重要的角色。長久以來,台灣從早期的原生稻與來自中國大陸的稻作品種不斷研發改良,至今已培育出約三百個品種,除了供給國人質量均佳的主食之外,並且透過農技團將稻米種植技術帶到其他國家,對於人道援助和國民外交具有極大的貢獻。如今台灣稻米產業的機械化程度已達99%,仍不斷致力於抗病力、抗蟲力及香氣的提昇,並且從國小學童開始進行稻米文化的體驗推廣,希望國人對台灣的稻米文化有更深入的瞭解。

   

  【左圖】爆米香禮炮揭幕特展-劉師傅(左)和林館長

  【右圖】王館長(左)和林館長合影

2019 / 10 / 21 更新

收藏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