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鼠麴舅(04/13)

鼠麴舅

Gnaphalium purpureum L. 菊科
全區自生

 
鼠麴舅
 

清明是中華民族慎終追遠的日子,在這個常是「雨紛紛」的日子裡,有潤餅及草仔粿等應景的食品,這些前人所流傳下來的傳統食品經過歲月的流轉,似乎在不同地區也有不同的做法。

前幾天在園子裡散步時,看見一位媽媽提著塑膠袋蹲在草地上拔東西。好奇心驅使我走過去看看她在拔什麼,心裡其實滿希望她發現的是俗稱「清明草」的「綬草」,走近一看,滿袋的鼠麴舅。那時候心想:「拔這個幹嘛啊?」便詢問她,她很客氣的告訴我是要做「草仔粿」用的。那時候就覺得怪怪的:「小時後家裡是用「艾草」做粿,來台中後發現台中人用的是「鼠麴草」,怎麼現在還有第三種可以做粿的草啊?是不是跟鼠麴草長得太像所以拔錯啦?」回辦公室後跟義工媽媽們討論,大家七嘴八舌的討論過後得到一個結論:「客家人的草仔粿多用艾草;閩南人的粿多用俗稱「鼠殼」的鼠麴草,但是嘉義人用的是鼠麴舅,不過也稱為『鼠殼』」。至於這個結論對不對,就等您有機會再跟朋友討論討論了。

台灣許多植物都有「XX舅」的別名,比如說台灣欒樹又叫「苦苓舅」,那是因為台灣欒樹長得像苦苓樹(楝)。鼠麴舅自然是因為長得像鼠麴草而得名,雖然說它不是正牌的鼠麴草,不過如果您是要採來做粿的話,採到也沒關係,反正它也能吃。

2020 / 02 / 01 更新

收藏
回到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