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中央內容區塊
選單
:::
:::

鹿城戀曲—許蒼澤攝影回顧
看展覽

  • 地球環境廳/1F/第一特展室
  • 2009/04/21 ~ 2009/11/29

許氏家族
開啟許家進入攝影之匙--許讀醫師
許讀醫生在鹿港開設長源醫院,座落於鹿港中山路上。名為醫院,其實是一個全方位的診所,醫治鎮民身上的病痛。許讀醫生自1919年開始採買相機,將許家帶入光與影的殿堂,從此許家上下與攝影結下不解之緣。許讀醫師拍攝時所使用的底片為玻璃製,因相機重而大,不方便攜帶,相機多用來拍攝家人。

奠定許家攝影在鹿港攝影史的地位--許蒼澤
許蒼澤先生在這樣的環境下耳濡目染,攝影也成為他的嗜好,閒暇之餘開始學習拍照,從周遭的事物開始觀察起,紀錄市井小民的生活。他的學生表示,許蒼澤的攝影有這樣的成就,是因為他年輕時生過一場大病,曾在家修養過一段時間,因而體會人生無常,專注於攝影工作。由於許家也與人合夥經營兩家有名的戲院-亞洲戲院與興南戲院,他常跟著電影廣告車出去四處拍照。從十六歲拿起相機到七十六歲過世,攝影始終是他生活的重心。

許蒼澤最為人知的技法,就是即拍,也就是snap shot, 就是趁對方不注意時,將對方拍下來。但是這種瞬間的掌握其實不容易,尤其拍攝的對象是成年人時,很難不被對方發現。因此他的攝影作品中,若偶有出現人物對著鏡頭的畫面,他會視之為失敗作品。通常的做法是,遠遠看到人物走來,先看好角度,等到距離近時再按下快門,因此對方絲毫未察覺,表情自然。他的兒子許正園表示,由於許蒼澤所擷取的是瞬間,所以絕不會找人擺姿勢,這和當時很多攝影家的作風是有很大的差別。

由於這種即拍的方式,使得許蒼澤得常常觀察,他的至理名言為,拍照當然要留在同一個地方才能拍的深入,因此他花了大半的時間都在拍鹿港。從他的作品中,可見到人物律動感,以及人物的情緒。他較少拍靜態的建築與風景照,他以為攝影的價值,在於展現出人的生命力,因此辛苦的勞工,與嬉戲的孩童,常常是他所喜好的主題。

薪火的延續者—許正園醫師
他的兒子許正園先生,承襲祖父的行醫,攝影作品延續父親的風格。許醫師開始中學時開始跟著父親學習攝影,常與父親一起穿梭在街頭巷尾,許醫師回憶當時的鹿港,民風古樸,隨意的取景都頗具詩意,不像現在電線、鐵皮屋等交雜,已無當年的古意。許蒼澤留給兒子許多攝影的守則,同時也是人生守則,例如換個角度拍,隱喻著換個角度、高度與深度來看待事情。許正園醫師也將這些態度與攝影人生傳給他的孩子,未來也將持續的傳遞下去。鑑於許家過去的攝影,拍攝的主題多為人文關懷,他以為父親的攝影作品不應獨享,因此將家中25萬張作品捐贈給本館,讓居住在這塊土地上的人們皆有權利欣賞這些作品。

鏡頭下的鹿城

許蒼澤出身鹿港,他的關懷在此,攝影作品也以此為最多。鹿港自乾隆49年(1784)開港,開啟它在台灣發展史上重要的地位,曾經與台灣府城的安平、萬華的艋舺並稱為「一府、二鹿、三艋舺」。許蒼澤在這個人文薈萃的小鎮裡成長,無形中造就他的藝術涵養,與文學造詣。他的作品中,處處充滿著童趣與詩意。

相關標籤:
延伸閱讀
2023/01/18 更新